【全员】天赐恩宠 13

前篇。失踪人口系列。


大家开始复习了,么?


最近有点勤快啊怎么那么不像我【喂


主双花,带韩张。伞修放假去了。我想写烦烦唔……




 


13


 


首轮战罢,比分没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冷门。毕竟第一场,新队都没有醒神,老队又是经验熟稔。实力上的差距不会因为一个夏休就坐上了火箭。轮回,蓝雨,微草,霸图还有百花,没有遇上特别强劲的对手,胜利也在意料之中。


唯一有点爆点的应该算是义斩,也不知是不是高层们终于想开了,孙哲平同时出战擂台守擂和团队赛,中途不带歇息还把对面的越云砍得人仰马翻,丝毫没有了往日嚣张胆怯无奈隐忍的惺惺作态。


“前辈,辛苦了。”楼冠宁客气地对孙哲平说。


“没事,难为你肯成全我。”


孙哲平代替的位子是楼冠宁的,同为狂剑士,实力差距还那么大。于情于理都应该让贤,只不过……


“那不算什么,刚好我也有别的事。”楼冠宁是才下了飞机才赶过来的,人民币战队的老板虽然都是闲着没事的大少爷,却一生下来就规定好了以后要走的路。随便玩玩还可以,但总有一个时限,和度。像唐柔那样不需要考虑家族贡献的幸运儿毕竟还是少数。


再过几年,恐怕战队不解散也只是一个空壳子了吧


孙哲平稍微思考了一下,又觉得麻烦。


管他呢,现在能打,以后也能打,够了够了。


 


回想起张佳乐以前说的那些“没事以后我养你”


呵呵,去他大爷的。


 


“乐乐,今晚一起吃吧。”


“不好意思前辈,我们还在开会”张新杰的声音公示化地传来,还有一些嘈杂的浅笑声。


“那行你告诉他,老地方见。”


“我会的”


张新杰把电话挂掉,把张佳乐的手机放在面前的排手机边上,看着离他两个座位远的张佳乐想扑过来抢手机却碍于旁边坐着的韩文清只能咬牙跺脚地接受众人“我们都懂的”的神情的一阵脸红。对他说:“孙哲平让我转告你,今晚,老地方见。”


秦牧云最先忍不住笑,噗哈哈哈地就发出声来。然后其他队员也跟着哈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脸一黑,鸦雀无声。最后补了一句:


“以后开会全员关机再交上来,继续吧。”


张佳乐的脸红没有消散。


 


见到罪魁祸首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轻车熟路来到B市一个有些僻静的小酒楼,包间里摆着几样他爱吃的菜,冒着热气。


“饿死了饿死了,一来就能吃上饭大孙你长进了嘛”


“什么跟什么,我以为你早就该来了。这菜是刚热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堵车。”张佳乐一边说一边添了肉往嘴里送,想来也饿得不行。


“怎么开了那么久?”


孙哲平一语问到了点子上,他也是大致估计了张佳乐来的时间的,一场没有波折的比赛居然开了整整两个小时的会。


一般队伍都是来比赛当天来当天走的,复盘会什么的当然是回自个家了再慢慢研究。可是霸图有些不同,一是当天赶回去碰上个什么晚点那肯定要折腾到很晚才能到会破坏张新杰的生物钟,二是张新杰为人严谨,就算回去了肯定还要再开会也要趁着大家还记忆犹新马上来个短会总结经验防止大意。霸图客场对皇风,特意还没给张佳乐订酒店,这才让两人分别没一个月又见上了。


 


“唔,赢了是赢了。不过也不像那些评论员说的一帆风顺。”


张佳乐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内部的情报透露给了敌军。


“废话,那帮脑残,全都是傻叉”孙哲平以前就没少因为手伤而腹背受敌。


“恩,其实这也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张佳乐又夹起一块排骨,一个手没稳滑到了桌上,连连可惜。


“是老韩吧。”


看得出他心里有些不爽,并不是犹豫该不该说,而是不明白要怎么开口。


 


韩文清。一个令全联盟多数闻风丧胆的名字。


 


相知多年,老一点的职业选手全都是看着他和叶修一步步走来的。虽然只差了一年,孙哲平和张佳乐毕竟也还是后辈,就算要提起也总会带了些不自在。何况那人还是自己的队长。


队长,是一个战队的灵魂。


 


“也是没办法,碰上皇风。新杰想得有点多了。”


孙哲平了然。


“我们都已经十年了。”看了下自己的手,少了时刻缠着的绷带,却抹不掉岁月婆娑的死皮。


“老韩还能打,没有想放弃,他还在冲。这不过,总是会力不从心。”张佳乐组织了一会语言,接着道:“但在策略上,你知道的。”


“张新杰正在成为真正的核心。”


孙哲平早就想到了。联盟里很多人都想到了。韩文清迟早会退役,张新杰迟早会上位,一步一步交出核心的位置,这也正是霸图让许多人为以后头疼的地方。只要有改变,就不是坐以待毙。


“新杰也是明白人。所以,他从不反对。”


只是不反对和真心接受之间,差的不是一点点的距离。


 


张佳乐说的有些渴,刚想喝点什么,一杯不太烫的茶就递了过来。


“少喝点饮料,怪冰的。”时至九月,B市的天气已经有些转凉了。


接过来小啜了几口,张佳乐放下杯子,看着孙哲平的眼对他说:


 


“其实新杰的感受,只有我懂。”


 


乍一听暧昧至极,但孙哲平细想,默默地握紧了拳头。


 


“那时候,没有人比我更不希望当上百花的队长吧。”张佳乐挪到孙哲平的身边,把他握着的手松开,自己的手一点点插进去,指尖划过掌心,最终扣在一起。


“就算那人是愿意的,也不想生生夺走属于他的位置。这一点上,新杰比我更加难熬。”因为比起突然受伤,平淡非常的实力下滑更让人觉得无奈。


“乐乐。”


“我没事啊,现在我们不是都被百花嫌弃了么。”


可是,他们呢,从一开始就呆在霸图,十年如一日,一呆就是一生涯。


如此相似的心情,及其不同的境遇。


“刚刚复盘,新杰有些闹脾气了。”


“张新杰?”孙哲平不出意外地诧异


“是闹脾气了。可毕竟他是张新杰,和我不一样。”


你还知道你闹脾气什么样?孙哲平腹诽,并未出声。


 


“他希望老韩能更自由一点。而不是,为了掩护他束手束脚。”


张佳乐说的很含糊,但孙哲平可以理解。


虽然还没看过录像,可以肯定的是,老韩的打法受到限制了。虽然在战略上是应该如此,可张新杰却希望在不破坏大局势的情况下韩文清还能有以往的义无反顾。


既要将核心转移给自己,又要尽力当他所认识的那个核心。


 


强人所难,这就是张新杰的闹脾气?


果然还是理性十足啊。


 


“所以才会不小心争了很久。回去肯定还要再研讨的。不过新杰能处理好。”


“我担心霸图干什么。你开心就行了。”


“哦我拿冠军就开心了。”张佳乐说。


“这个现在有点不容易。”


“怎么,你还想带着义斩拿冠军?”


“有意见啊你。”


“没有,放马过来,看乐爷我不灭了你们。”


 


不论是多大的事,两个人一起承受就都不算个事。


霸图以后会更强,现在也不是他们该担心的。


 


孙哲平看张佳乐吃得差不到就拿了纸巾给他擦嘴。用完顺势扔了拦过张佳乐的后脑勺亲了起来。


一股子肉排骨味,馋的人掉口水。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张佳乐接了个电话,一听语气就知道对方是谁。


还那么有活力,今晚可别求饶。


 


“乐乐”孙哲平叫他


“干嘛?”张佳乐挂了电话还是一股子气。


 


“今年要拿冠军啊”


“嘻嘻那么巧,我也这么想。”


回头看下后面没车,前方红灯。飞快的把脸凑上去,偷腥小猫一脸满足。


对于他们,拿冠军和说我喜欢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都是,最想做的事情。


 







评论
热度(16)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