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less is more [02]

前篇

喻黄only,林方隐身。

细水慢炖,稍安勿躁。

天冷多加衣。


-------------------------------------------------


[02]

 

G市一年只有两个季节,夏天和秋天。其中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属于前者,一言以蔽之:热。气温能到20度以下常常是十二月之后的事了。此时距离这个日子尚早,太阳也还没有越过赤道,日日照射在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城市上,街上没什么人的,都钻到地铁或者商场里面蹭着空调。如若不然,任凭死人一般安静的心躺在太平间都要出一身汗吧。

 

黄少天真的想死了的,在他好不容易把行李搬上八楼踹开宿舍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即将陪伴他未来五年的好兄弟——空调,并没有开。

郑轩正站在床上挂蚊帐,口中还自言自语:“大热天空调坏了,压力山大。”

“诶诶同学你好我叫黄少天,就是黄少天的黄少天。你来那么早一定是G市本地的吧好巧我也是啊不知道其他两个人什么时候到不过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舍友了让我们好好相处吧。啊不对你叫什么来着?”

“郑轩……”

回头看着门口的少年,跟自己一般高,穿着普通的T恤,上面好像画着个什么张牙舞爪的图案。斜跨背包放在身后,挂饰一律从简。扣在头上是一顶鸭舌帽,隐隐约约露出了藏在下面的几嘬小黄毛,新染过的效果很好。五官属于清爽的一类,汗水湿了整张脸,罪魁祸首的行李箱被半倚在门边,人低声喘息着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说话太多缺氧了。本来以为这样一个帅小伙应该很受欢迎,现在看来多半还是单身。

想到以后要和这样充满干劲的人住一块,真的有点累啊。

“诶你好像很害羞么,不慌不慌以后要在一起住那么久你要多说说话才行我像我一样。”

黄少天把行李搬进宿舍,选了离郑轩比较近的床也开始爬上去东扫西擦,一边干活一边喋喋不休。从空调坏了到自己暑假画了多少个苹果接着是宿舍有多难找一直扯到刚刚路过的小商店薯片半价,郑轩的总结就是一个烦字。

“黄少……黄少天,你没有女朋友吧?”

终于,还是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可憋死我了。

 

1,2,3,黄少天沉默了。

“郑轩啊郑轩看不出来你居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类型啊虽然我玉树临风高大威武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世上总有一些特殊的例外你就算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都不过分那就是像我这样的绝世好男人是单身啊哈哈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看来你真的很有前途要不要跟着我学习打游戏啊我包教包会保你被我不是保你把别人揍得趴下来。”

黄少天彻底爆发了。

“所以,这件事闭嘴啊你知道么我就不信了难道你有女票么你有么有么?没有就不要在我的伤口上撒盐舍友爱呢爱呢爱呢!”

 

“我对你爱爱爱不完~诶810就是这间,同志们你们真诚的方锐大大我来了~”

“……”

“……”

“郑轩”

“?”

“这附近有没有医院,精神科的。”

 

“说什么说什么呢!我都听到了,你出来,我们打一架。”方锐把两手提的行李放下来,顺势就冲上来,然后就怂了。

“我去!你们怎么都比我高。说好的林大大诚不欺我呢QAQ”

“哈哈哈方锐你还有希望,说不定那个什么叫周泽楷的就又比你矮又没我帅呢!!”

正在门口准备好好敲门打招呼的未来枪王,和平时一样,什么都没有说。

 

当晚810全员到齐并进行了深刻的全面认识,然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不论是阳光型卖萌型居家型都顶不过一个周泽楷受欢迎,但是……

 

“周泽楷你不是吧居然没有女朋友??!!!!!”

周泽楷“……”

 

黄少天戳了下方锐的脑袋“点心,他什么意思?”

“不知道,还有你不准叫我点心,那是林大大起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方锐你和林大大……”

话没说完,方锐一个眼刀让郑·重点神准·轩把真相咽进了肚子里。

周泽楷看着对面三个抱成一团,深刻地反思自己所谓的“无语”的表达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好!为了庆祝我们和尚庙的建立。来画画吧!”方锐十分兴奋的拿出了画本,被黄少天一巴掌劈过来,掉在地上的成稿被方锐一瞬间收走了。

“画什么画,欺负我和郑轩啊!”

通过之前的聊天,黄少天才发现原来建筑学院的大多数人都和自己一样是临时抱佛脚的。但也不排除方锐这种行走的手绘天才,虽然不想承认,但他黄金右手的外号(自封)还是不虚的。

“马上就要加试,不多画被踢出去怎么办?”方锐义正言辞,拉着郑轩也坐下来,顾不得他压力山大叫苦连连。

 

“画什么?”

周泽楷把工具一摆出来,整个气氛都安静了。笔袋一排展开,3H-12B的铅笔一应俱全,手削的笔尖棱角分明,看着就是蓄势待发的气势。周泽楷指节分明的手挑起HB的中华铅笔,跟着纸上大概比了个位子,突然想到原来还没有定内容。

“压力山大,就是梨子吧。”

“不不不换个静物啊都快画吐了。梨子还长得那么丑”黄少天开始在为自己的偷懒找理由,好不容易从家里挣脱出来,多想好好玩玩荣耀。

“黄少你不要找借口,画的比我差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方锐戳穿他的小九九,但是选择困难症患者也一时没了主意,望了下周泽楷更加没有指望地摇摇头。宿舍东西不太多,难不成还要写一个小景不成?

 

敲门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打破了四人的尴尬症,齐刷刷把眼光投向门边的黄少天。后者乖乖去跑腿:“谁啊谁啊大晚上的找谁找谁找谁”一边并不期待回答地把门打开了。

 

“你好我是住在隔壁的,请问你们这有烧开水么?”

站在门口的少年谦逊有礼,比黄少天略高也没有让他不快。恰到好处的微笑给了让黄少天有点恍惚。

人的第一感觉是一个很难捉摸的东西,很多时候你对一个人的印象就是基于第一印象,但它又不单纯因为那一个人的表现,更有可能是在认识的人中选取相同处多的归为一类,甚至毫无理由地被定性成了截然不同的人也时有发生,十分霸道不讲理但又让人无能为力。

而黄少天对于眼前这个人的第一感觉是他应该是学艺术的,虽然他身边并没有艺术生也不了解这样的人,但就是这样觉得。像曾经画出像方世镜画室里面挂的很厉害的作品的那些人一样,这个人高深,但却不觉得陌生,不是矫情的白莲花,而是真正的活在某个很远的世界里并自如地穿梭于彼此两个境界。

他的言行,哪怕只有一句,黄少天也倍感亲切。

想多看几眼,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很舒服的,气质。

感觉再这样愣下去人会走掉,黄少天快刀斩乱麻得出最终结论:如果他画画的话,我一定会是他的支持者。

“有有有,你们没有带热水壶是不是我也是学校居然不给每个宿舍装饮水机差评!还好我们贤惠的郑轩有备而来。郑轩!你烧了热水没有啊。”

被唤名的人懒洋洋答了一句“进来接吧,刚烧好挺烫的。”

少年连忙道谢,手拿着瓷杯向黄少天示意一下绕过去了。

 

黄少天看着其他人并没有对少年的到来有所感觉,就好像当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周泽楷因为不知道画什么只能拿起美工笔修笔,方锐拿着手机抓耳挠腮半天也回复不出一条,郑轩给少年倒水,口中念叨着学校哪里有卖热水壶,又得到少年的感谢。

黄少天看着少年借好水准备退出房间,甚至预见之后的未来将不会有人提起他的事。黄少天杵在门边半天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话。

门开了,少年的背影即将被门关上。

 

“那个我叫黄少天。你是,哪个专业的?”本来想单刀直入问他会不会画画,临口又改变了因为很怕自己没凭没据的猜测遭到质疑。然而对方只是平静的转身,手捧着在夏天有点烫手的杯子,笑着对他说。

 

“真是抱歉忘记介绍了,我是喻文州,建筑学1班。”

黄少天听到建筑学的时候又失望又开心,不是艺术生啊,但说不定也会画画呢。

心满意足地准备关门,喻文州突然对他说了一句

“晚安,少天。”

 

傻傻地站在门口看了良久,直到见喻文州拐进不远处的另一个门也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他拍了拍脑袋。

“方锐方锐,我知道我们画什么了。”兴致冲冲地在行李箱里面一顿扑腾,摆了一个瓷杯在桌上。很简洁的造型,几乎没什么设计却又处处留心。上了釉的白烤瓷精致的碎射着光线,静静地看他撒下的光影,安静平和让人想到了刚刚离去的少年,和他手里相似的杯子。

“看到那个杯子我想起来了,同款诶居然。”

黄少天兴奋地指着它,坐下来搬上了画板准备打稿。

“一个?”周泽楷问

“对啊是不是太少了点。”方锐跟着说

 

黄少天站起来,换上一副世故的样子,用不属于他自己的腔调说着不属于他的文字

“less is more,”

“一杯子,不算少”

 

多年之后的郑轩大大依然义正言辞地陈述,黄少当年说的绝对是第四声。

但那都是后话了。


评论(5)
热度(5)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