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less is more [00-01]

新坑。现代校园,关于建筑学院的那些事。

CP主喻黄,基本和原来一样,其他的还没想好。

不定期更新。


---------------------------------------------------


Less is More


文/斯雨琦

 

 

[0]

 

如果故事需要开头,这就是第二句。

Lessis more

 

[1]

 

画室里的其他人已经走了,只剩下黄少天和他的未完成品。

毗邻江畔寸土寸金的地界,小小的二十多平老屋是夹缝中长大的小幼苗,阳光透不进来,视野却放得出去。老师方世镜漂泊了大半辈子最终落图归根回乡,平日教些有缘人,学生管他叫先生。造诣了得精通各画。能得垂青十分不易,围在少年四周的便都是其门生得意作:水彩淡雅通透若有似无波涛江河袅袅流,水粉淡妆浓抹白云点缀山径横斜红枫掩映,钢笔速写线条刚毅笔挺硬实,人物写生眼角鼻尖暗纹细刻精雕细琢栩栩如生。

 

而黄少天画的素描,只有一只苹果,三根香蕉,外加一个罐子。

 

风扇在呼啦呼啦转着,不是没钱装空调,方先生纯粹觉得心静之人暑气自消。这可苦了凡夫俗子的黄少天,G市的热是一般人所不能体会的,尤其现在还是在暑假。

“笔触两头轻,透气层次明……”铅笔排线的规律大致如此。黄少天口中念念有词,沾了石墨的手有韵律地挥动着,刷刷刷只留下残影。

“做什么这样急。”方世镜从里屋出来,刚好瞧见。

“我看看你的线。”先生不喜浮躁的毛头小子,把笔尖赶到一边,画纸上线条密而不乱少有勾连。快,但也保证了质量。“恩,还行。”点头让其继续。

 

“……”黄少天平时不是少言寡语的人,附近也没有能说话的人,便默默画着。毕竟这是最后的一次课了。还好这幅素描也已经接近完成。

“是明天了吧。”先生突然问道

“啊是啊,先生你看我现在这个水平是不是成了?诶呀呀我觉得我最后的画布排的还是相当有水准的嘛”

画纸上黑白滤镜下的底部明暗分明,灰部过度自然把褶皱效果烘托得着实不错,只是纹路稍少只可远观。

“也就那样。背景不要太抢,和主体拉开一点。”

“好好好,其实我也觉得这个苹果再暗一点比较好。不过这个罐子也太丑了谁现在还用它啊……”边说边换了炭笔细密修补起来。

“行了,这个就这样吧。你以后千万不要忘了我说的话”画的太多次,纸破了不上色也于事无补。方世镜看没什么能改的了,大摆手示意过关。

“素描是最简单最容易入门,更是最有想象力的表现形式对吧。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却是倒背如流,也不知道是不是方先生时时“耳提面命”。

 

“他没有色彩,只有黑白灰。一切用度考量随着你的笔改变。你要表达不只是光与影,还有色彩,声音,材质甚至氛围。”

“基础中的基础,画不好它成不了事。”黄少天接嘴。

“对,最简单的才是最好的。”

“less is more嘛,您在德国接受到的最大的洗礼,最有名的是那个什么罗那馆”

 

“巴萨罗那德国馆。”先生补充到。

“你最好也记住,以后你会跟它常打交道的。”

 

“恩?”黄少天用高光橡皮最后削出反光,签上大名。

“因为密斯·凡·德罗将是你们永远的偶像。荣大建院新生黄少天同学。”

 

“你不说我都忘了,明天就要报到了。如果我没有被素描加试踢出来,我一定给您打电话”黄少天站把纸慢慢摘下来,收到画夹里面。

“反正你也不是一心奔着他去,刚好没进就换一个”

 

黄少天此时抬头,巡视了一圈满屋子的画品。他不得不钦佩这些人,大多是美术生,和这个半路出家恶补月余的小菜鸟不一样。他们有梦想,有追求,和自己因为各种各样原因无奈选到了建筑才开始为考试准备不同。

 

“但是啊先生,我想这都是有理由的,我能选到建筑系。所以还是不要轻易放弃的好,反正我当年就也没有太多的关于未来的想法。”

“而且,因为画的太丑而被赶出去这种失败的事,怎么能发生在我黄少天的身上?也对不起您老人家的英明啊,我好歹跟了你那么多日子。你说是不是?”

 

黄少天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不同往日的随意。

刚刚经历完高考的雏鸟,尚未出笼就已经被提前训练了一番。他还不知道未来那片天有多宽广,他会遇到哪些同伴,经历哪些挫折甚至跌落深渊。肆无忌惮地坚信一切都不会有最坏。

而他黄少天,更有永远不会输的理由,所以豪言壮语,接触未知的世界,从头再来。

 

“哼,年少轻狂。”先生想,果然是很像。

“对了先生,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愿意教我画画呢。你不是门槛都特别特别高么?”黄少天在推门出去的时候,屋外面刚刚好散去了一直盖在头顶的云。一时暖黄的色调融入,让人不禁会眯着眼睛。细碎的光照在画板上,也打在黄少天新染的金发和肩膀上,竟比不得他自身的耀眼。

 

先生想,果然很像。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等你学成了建筑师,我再告诉你。”

 

黄少天走了。光也暗了下来。画室本不需要太多光,会把精贵的颜料烤化变硬。进屋收起一个画架,暂时是没人要用它了。

手机突然响起来。熟悉的声音像潮水轰炸连连。

“老方啊老方,有没有空!和我一起去写生比画啊?”

“你最近不是在给学生做特训么”

单手扶着另一个画架,纸上放的水墨图韵味还有待练习。

“滚蛋了滚蛋了,那群小兔崽子全都被爷爷我轰走了。尤其是那个小混球明个就去学校报到了,眼不见心不烦,毕业了就全不惦记爷爷我了。”

没营养的话全部过滤,方世镜突然想到好像黄少天虽然学时不长,但后期的意境感到可能比这个学了好几年的男生还胜一点。听到好像有点意思的话题赶忙接口

“你是说那个男生?我记得好像是叫喻……”

“喻文州。跟了我5年,爷爷本事全都给他了。这不,考上了最想去的建筑系。亏得我一直在和美院那边吹嘘他”魏琛那头一脸不爽“全白费了,我的衣钵哟。”然后被烟头烫到惨叫连连

又是建筑系?怎么那么巧呢。

“呵呵,那可真是有趣了。”

不理会魏琛的喋喋不休,说定了时间也就收了线。

一想到刚刚才出门的少年,方世镜想,世界也许是个爱开玩笑的调皮童子。



评论
热度(2)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