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6)[完结]

前文传送(1)(2)上.下(3)(4)(5)


6.

校服,人生一个绕不去的黑历史。不同于日式漫画里的水手服超短裙,天朝上国的审美总是一派清奇:大T恤,运动裤。如果你有幸遇到一个为学生着想的好学校,请一定小心外套的配色是不是理工男做的。

 

但其实校服到底好不好看真的和设计没有关系,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什么衣服穿在身上都是高档品:“哎你说,咱们的校服到底哪里丑了?”总之,他对校服尤其是运动裤的好评一直未断,毕竟穿习惯了而且打球上体育课什么的兼职超方便啊有木有。别的学校都是藏青死绿我们的钴蓝色逼格高到爆好么好么好么…

 

综上所述,苏沐秋口中的运动服=校服≠黄少天的=有高中同学来了

一定是喻文州!!!!

黄少天用了0.1秒得出这个结论再用了59.9秒来消化它。

一分钟过后他就不在宿舍了。

 

台阶成了最煎熬的过度,步步惊心。黄少天奇行种一般的姿态飞奔下楼,在马上出大门对的时候刹车。

就好像一年前的临门一脚一样,停下来了。

因为他真的看到了喻文州。

虽然隔着很多的东西,包括空气在内,数不胜数的微粒散在空气中,看不见也真实存在。

 

啊原来,那时候我们之间也隔着那么多东西呢。

 

黄少天远远定住,喻文州的相貌并未改变太多,他还是穿着曾经的校服,却也和黄少天一样把上衣换成了更加休闲的,衬出青春末尾最后的肆意。

个子远看一定又长高了,发型稍稍打理了一下,是比以前更受女生喜欢的感觉。正在低头玩着手机,被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生搭讪着。

说了些什么没听清,但是看到喻文州摆了摆手,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女生走后,喻文州又继续准备拨弄手机。按了几个键把手机贴在耳边。

在给谁打电话呢?黄少天想知道。

 

“叮……叮……”

 

“叮……叮……”

 

“叮……叮……”

 

谁的手机在响,是我的么。喻文州是在给我打电话吗。

是了,这不是在梦里。

喻文州来找我了,在我的宿舍门口,等着我。

因为没看到我,所以打电话了么。

那为什么之前不打电话呢,为什么又是现在要打电话呢。

我,是不是不应该接?

 

“叮……叮……”

 

还在响,喻文州还没有放弃。

 

“文州?”

“呃……”喻文州愣了一下,他用的是新换的号码。“对是我,少天。”

“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是要做什么啊那么久都没有联系真的是吓死我了这个时候应该用的是受宠若惊还是惊弓之鸟比较好呢哈哈哈哈”

“都不是,少天你现在在哪。”喻文州认真回答了黄少天的问题。把视线也往上移,汗水顺着脖子马上就流了下来。

“呃,我现在,我在……”一向聒噪的黄少天语塞了。

要怎么回答他才好呢,我正站在他看不到的面前,看着他。

 

 

“文州你越来越奇怪了啊真是好端端的问这个干嘛我当然是在学校里面啦那不成你要千里迢迢赶过来看我么?”说着笑嘻嘻的玩笑话,内心却是加速得快要出来了。

“如果我说,我是呢。”喻文州把头上的汗擦擦掉。继续望着楼上——大概在黄少天宿舍的方向。

 

即使明明知道了的答案,听他亲口这么说出来,还是会激动得不可言喻啊。

黄少天羞红了脸“你你你,你开什么玩笑。”

“真的不是啊,你开窗看看。”

像是为了给一个最完美地形象,喻文州笑了。

微微上扬的嘴角,是用口型念出“少天”之后的定格。

 

“诶,可是我,不在宿舍啊。”

黄少天说话的声音通过电话和空气,传了两次,都到了喻文州的耳朵里。

欣赏喻文州难得的先失望后受惊最后喜上眉梢的一系列表情变化,黄少天觉得这一波值了。

趁别人看高处然后出现什么的隐身技法,才不是看多了篮球动漫呢。

 

“原来你早看到我了”联想到之前的事,喻文州一秒得出了事实。

“其实不是我看见的,我舍友啊。啊不是其实是我舍友的呃基友他说看到一个穿着我们校裤的我就下来看看,没想到是你真是巧啊呵呵呵呵”

黄少天把头微微侧开,自说自话并不看向喻文州。

 

完了,居然见到他了。刚刚明明应该直接走掉的。

但是一定不能怪我,文州辣么帅!越来越帅了怎么可能径直走出去啊!!!

 

只能烂在心里的话让黄少天突然想起,他以前也是一遍又一遍在心里卖萌打滚认喻文州为世界第一大帅哥。

但他却不是我认为地那样喜欢我…吧

 

“少天,对不起。我来晚了。”

喻文州碍于人多,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把手搭在了黄少天的肩上暗示他转头过来。

 

他拿出手机,是黄少天的朋友圈。

“少天,我来找你了。”

 

第二次,喻文州对黄少天说。他来找他了,他等了三百六十天二天十九小时三十五分又六秒。

但是,黄少天决定不去追究。

“那么,文州你来找我做什么呢?”

 

呼之欲出,心心念念,白转千折,终成一句:

 

“黄少天,我喜欢你。”

 

“真巧,我也是。我从高三就一直喜欢你了。”

“少天,我其实更早啊。”

“你作弊!你犯规!你早恋!我要去告诉魏老大!”

“少天,不要脸红。你可是我的共犯啊。”把头靠近,耳边呼出的气把黄少天烧死了。

 

原来,

他和他认识了四年,

他喜欢了他三年,

他暗恋了他两年,

他们分开了彼此一年,也一直一直想念着。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

 

知乎,知乎,这个世界有的时候特别吵闹。

 

“我跟你们说啊,文州当年可是很厉害的,就那道题全班!谁都不会做我当时是因为生病回家了没写作业好不好这不是重点然后魏老大看着喻文州在黑板上写的过程居然那么简单那个脸扭曲得对对对和荣耀里面的系统脸一样……”

 

有的时候特别白痴

 

“那你当年是为什么会走掉?”

“因为看到他和郑轩一起走了”

“我那是被拉走,然后马上回来了好不好!”

 

有的时候特别绝望

“完了完了,大孙说他这周都出不了课室了。”

 

有的时候还特别的不公平。

“凭什么锐锐你会比长得我高呢?”

 

但是你看啊,那些注定会陪伴我们的人。一直都不会远离。

高考这件小事,决定了你将去哪行游四年,遇到哪些人,记住哪些知识。

仅此而已。

 

最终决定自己应该怎么活的,永远是自己啊。

 

“文州你看,写这个作为毕业赠言在黑板上,不错吧?”

“恩,我想的也是。勿忘初心。”

 

“高考加油。”


-----------------------------------------------

碎碎念,完结撒花~

本来想着今年高考前写完的结果拖了那么久。

一切都无所谓了。

一直因为专业不适应的问题对高考特别迷茫,不过写着写着好像被自己治愈了。总之万事加油吧。

想开坑,旧的会填的,就是因为不想半途放弃才终于把这个儿子给产出来了不是么,虽然依旧是难产。

最后的结局,也许草率了一点,逻辑特别扯我们忽略忽略好了啦>_<


感谢看到了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5)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