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5)

跳票了不知多久的玩意儿…
喻总最后上线了你们造么!

---------------------------

5


问苏沐橙,人生中有什么事是比和自己哥哥同上一个高中更羞耻的事情。
答,和两个哥哥一起上同一个高中,看他们两个恬不知耻。

顺利升入二高之后苏沐橙每天早上都和叶秋被车子送到校门口,一路护送地来到自己班上。并没有给其他的不法分子可乘之机,毕竟叶秋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标准的高富帅,也只有他的傻瓜哥哥和他傻瓜哥哥的男朋友不这么觉得,因为——

“荣耀都不打,算什么男人。”
好吧过两年之后苏沐橙也会加入这个阵营的。

什么,你问主角去哪了。
哦苏沐秋以一副“虽然我是复读但不是因为考不好”为由翘掉了大部分早上的课,本着夫唱夫随的原则,叶修也厚颜无耻地在家玩起了荣耀。反正作业什么的又叶秋帮忙搬运。不会的地方——
“苏沐秋,快来看看这什么玩意。”
“蓝白晶?好东西啊可以用来做轴承”
“哥让你看的是题目。恩下次打磨来试试看。”

当然好景不长,班主任是不会任由他们胡作非为的。当叶秋手持家长通知书为要挟让叶修替他洗了一个礼拜的碗之后,苏沐秋连带着叶修还是一如既往(?)滚回了学校。理由特别正直:就算是叶修的弟弟,也不能把沐橙交给他。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当苏沐橙和叶秋穿戴整齐只待出发的第二天早上,苏沐秋和叶修还在某一个或两个房间里翻箱倒柜找不知道是谁的校服。
“叶秋你们先走吧,我们还要沿路把早餐解决了”
“沐橙你要小心!哥哥今天就不送你了!注意安全啊!!!”
结局毫无疑问是迟到了。然后叶修得到了一把钥匙,自行车的。

“呃,为什么只有一把?”
“呵,过两天再配一把给你咯。”
“你载我?”苏沐秋看了看车,又指了指叶修的小肚子。
毫不心虚地微收小腹,“当然是你载我,吃白食的。”叶修把欠扁的脸靠近苏沐秋,刚抽过烟的草叶气味扑倒苏沐秋鼻息“哥的专属车夫,荣耀着呢。”

期待,又夹杂些许的调戏。忍俊不禁的傻气苏沐秋也只能认了。

不得不说苏沐秋车祸之后的体能之所以能恢复得甚至比之前好也许就是因为每天都要带着叶修穿越大街小巷寻找被城管打压得四处乱钻的早点铺子。
“有一种在玩荣耀剧情任务的感觉。”
某一次,千辛万苦遇到一个卖煎饼果子的大爷,钱还没收看到城管立马撒腿遁走,额外掉落的早餐让伞修二人如同穿越。
两人份的薄饼卷,软硬适中,温度正好。

“停停停,看样子叶不修要写的我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本少果然聪明绝顶盖世无双。”
“黄少天就你话多,要不咱们来聊聊你刚才那个忧郁系列表情包是怎么回事吧。”叶修说。
“滚滚滚滚滚,还往不往下说了。给你们机会啊今天本少赏脸听一回不过你们讲故事绝对没有我妙语连珠栩栩如生。”
“前提是,你得有故事。”
“恩,乐乐这个到位了。”苏沐秋说着从柜子里抓了待零食投喂(…)过去。
“老苏谢了啊——我去这不是大孙前两天给我买的pocky么!怎么到你们那了什么时候拿的!!!”
“你和孙哲平出去滚床单那天,太饿了懒得出去觅食,大老远还没个车。”
“……”张佳乐,给孙哲平发短信去了。
“诶不是,你说你们两真是作不作啊明明是本地人还不把你们两那爱心小单车给骑过来。有他我去领快递能省多少路啊你们这样不利人不利己的行为还阻碍了我国物尽其用的环保标准不好好忏悔一下怎么行。”

叶修摸了下口袋,无奈地看到苏沐秋狡黠的微笑。勉为其难地拿了一根张佳乐落在桌上的pocky叼着。“你说那个车啊,报废了。”
眼神扫过人畜无害的苏沐秋,愤愤然伸出右手“都怨他。”
“好好,怨我怨我。”

就算是高三紧张的学习生活,对于叶修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早就不在乎自己的白痴弟弟多么努力地用功来维持父母所期待的成绩,叶修变得不多。仅仅只是把用在玩游戏上的时间抽掉了一点点,
拿来和苏沐秋谈恋爱罢了。
每天坐在教室里,用小本子一点一点勾勒出新武器的模样。那时候还没有什么千机伞,有的是一片热忱和无限的可能。苏沐秋或是参与讨论,或是自己写点攻略挣点零花钱:虽然吃住不用花钱,苏家兄妹是断断不会接受更多的照顾了。
在教室的位子并不毗邻,苏沐秋时不时会把头抬起来望着叶修的座位。
专注,用心,全神贯注。
纸笔摩擦的声响仿佛通过动作震动了时空传来。
穿着还没有被烟草熏黄的澄白衬衫,小胡茬的成熟也未曾越过大叔的边界,那个少年带着日后被无数人所不熟知的姿态立在面前。周围的人全部是灰色,光只会在他身上折射出缤纷。
苏沐秋想,一定要做出他最适合他的银武啊。

另外的时候,微持乌眼的少年抵不过无聊的课堂催眠,把头歪在手臂上,连鼾声也轻的和呼吸似的——也不知道是真睡亦或假寐。
苏沐秋一般会停下手中的活,开始摸鱼似的听听课,放放风。等到叶修朦胧睁眼,捕捉的憨态是夹杂的满足感和保护欲的双重奖赏。课后叶修会自觉凑过来,不为别的,就惯例嘲讽几句:“真要有一睡觉就被点名的人,哥可以跟你姓。”

许久之后张佳乐仍然不明白为什么苏沐秋会在自己日常睡觉被点名之后请他吃饭,后话不表。

太规矩的日常会憋出毛病的。二调之后,离高考也就半个月了。出成绩的下午老师们都去研讨会,学生安排自习。午休之前苏沐秋一把把钥匙扔在叶修面前“出去透透气吧。”

呵,苏大大你这理由找得可真好。

苏沐秋老规矩载着叶修穿梭在大街小巷。从学校的城乡结合部来带街区的闹市,喧嚣渐行渐远,郊外的阴风提醒着两个小大人。他们正在穿越城市,结伴逃亡。
“打算去哪呢。”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苏沐秋带叶修去了南山公墓。
山有点高,苏沐秋找了条小路把车也推了上去。一路上叶修一反常态没有做声。
他以为苏沐秋要带他去见什么人,可是苏沐秋只是一路往上走。
眼见快到山顶,石碑变得像是脚下的小石路,整个城市都躺在了脚底下。
“没想到风景还不错。”苏沐秋突然说道。
“什么?”
“如果一年前我……你就会看到这些了。”
“得了吧,哥才不会爬那么高。”
苏沐秋把叶修的手拉住,接着说。
“对啊,你不会。”
声音说的太郑重,到了有点决绝的地步。叶修想稍微解释一下,被摆手拒绝。
“我也不会啊”苏沐秋开口,走到山体边,转身背对空旷。看上去都快要掉下去,
如果不是牵着叶修的手。

“就算这里的景色再好,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来看的。”他把另外的手往外伸,几乎要和脚下的城市融在一起。叶修下意识用了一拉,惯性让他们抱在一起。

“因为我舍不得放开手。”
苏沐秋在他耳边说道。
“这种事,哥早就知道了”
司空见惯的语气,可是眼睛还是藏不住真相。
叶修从来没对其他人说过那几天他的感受,并不是没做最坏的打算,但还是选择相信。相信苏沐秋不会就这么不负责任地离开他。
一方面是为了沐橙坚强,同时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要崩溃。

谢天谢地,哈利路亚,主上神明大魔王。
让他回来遵守约定了。

“阿修。”苏沐秋唤平常不用的昵称。
“我去年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跟你说。”
“今天来到这里,我想,我有勇气带着你和整个世界背水一战了。”
苏沐秋深深呼吸,做好万全准备。
改变人生的几个字,呼之欲出。

“我们去训练营吧,嘉世的”
结果却被叶修说了出来。

苏沐秋,又笑了起来。
“恩,好呀。”
笑容越扯越大,最后的他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笑自己的优柔寡断,笑叶修的出其不意。
更笑,从今以后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
在一起打荣耀,多快乐的事。

“shut!up!我问的是自行车,不要强行插播秀恩爱行不行啊。”张佳乐抗议。
“自行车,自行车是主角吗,说他干嘛。”
“那你干嘛不骑过来!”
“都说了坏掉了。”
“啊?”

一直在山顶逮到夕阳西下,两个中二少年才反应过来他们还在逃学中。
一路狂奔下山,原来只是有点颠簸的山路变得凶险起来。一个急坡没来得及刹车,车子就撞到了山底的树下,索性人没有受伤。
叶修一个当机立断打电话给家里,虽然事后不免被责骂一顿,但是
“车子无论如何要带回家。”
苏沐秋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不然少了证物,怎么让你卖身给我。”
并且完全无法反驳。

“那你们两个现在还上什么大学,说好的训练营呢!”黄少天问。
“训练营也可以上大学啊,没看哥周末经常不回来么。”
“是你们俩!!!谁知道你们到底干嘛去啊”张佳乐十分坦率地说。
“乐乐果然是身经百战哈”苏沐秋温柔补刀。

“行了别磨叽,我们就是回来收拾东西赶飞机的。下次这种无聊的玩意别扯上我。”叶修把苏沐秋的手机拿过来按几下又放回去。
张佳乐刚好在和孙哲平聊微信,就大声地念了出来
#说好了一起拿冠军。

单身狗黄少天受到暴击在床上滚来滚去。
一刻不停的接着研究之前那个神奇到让他不得不胡思乱想的点赞。

“对了,少天。”
苏沐秋被叶修拉走的时候抵在门边说了一句。
“刚刚在咱楼下看到一人穿着你的运动裤。那谁啊?”



评论
热度(30)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