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 (3)

儿童节快乐~~~我没有坑!我做到了!

虽然代价是明天会死的各种惨。。。

感觉写的是不一样的林方,希望喜欢吧。

前篇


----------------------------------------

3.

 

【夜雨声烦】方锐你个叛徒!记得给我带吃的回来不然我就把你私藏的老林那12副眼镜拿去扔了!!

【海无量】卧槽黄少天你说了什么刚刚林大大拿了我的手机啊………………

 

黄少天之后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联系方锐,半小时内无果。

“你就放弃吧,啊。好不容易赚到一个公费竞赛的活动,人哪还能时时刻刻想着给你带纪念品啊,早二人世界去了。”

“那你告诉我,你手上那堆南京特色小吃是什么回事。”

“哦,前几天馋的不行刷淘宝,大孙就把所有浏览记录都包了。刚拿回来的,要吃不?”张佳乐把手上还剩半只的咸水鸭递给黄少天。

“行行行了离我远点,别成天他妈的给我秀恩爱!去死吧六一你又过不了了能不能别那么幼稚!”

“谁说我过不了!大孙答应那天陪我去长隆玩的好么!”

“呵呵那祝你们在熊孩子的簇拥下还能记得自己不是去晒太阳的。”

“那也总比你吹着空调也没人陪的好!”

停在他们宿舍门口的孙哲平此时此刻突然想到某场辩论赛,张佳乐和黄少天强强联手挑翻全场,留下无数传说,和那句脍炙人口的美言:

 

烦花文景,这画面实在是不忍看。

 

结束这场幼稚园一个水平的争吵的当然不会是放纵张佳乐除了床上什么时候都能骑到他上头的孙哲平。

【冷暗雷】你们小孩子真会玩啊。

【夜雨声烦】林大大你快说你把我的锐儿藏哪去了!他可是我的点名神器没了他我要怎么睡懒觉啊!

【海无量】那啥,黄少天我告诉你,下周所有的早课你都自己去上吧。

 

问,是什么吸引着方锐放弃被窝投怀送抱。

答,林敬言是助教。

 

【百花缭乱】老林你还记得你的高考么。

【冷暗雷】张佳乐你别贫,分明和我一样大的。

【百花缭乱】那林哥哥,请问你的好妹妹在哪呢?

【冷暗雷】不好意思我只有好锐锐。

 

“大孙别拦着我我要端了这对不要脸的狗男男!”

黄少天装作四处看风景。他什么都不想说。

 

一群人里面,黄少天张佳乐孙哲平都是正常入学的,林敬言和方锐反倒读书比较早,尤其方锐还跳级了,对此方锐曾抱怨过是因为隔壁家林哥哥哪儿都好自家妈妈觉得不开心了就让儿子从一年级直接读到了三年级。由此造成了明明年龄相差4岁还只差了一个年级的混乱爱情故事。

 

方锐和林敬言的故事大概是除了性别之外最最正统和正常的的了。

“阿姨好,我是住在隔壁的孩子。我叫林敬言,妈妈让我把这些菜送给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方锐半藏在妈妈的背后。小小的个子还没到林敬言的下巴。

“诶呀,小林真懂事。以后要让方锐跟着学点,这小子太皮了。”

林敬言没有说话,那时的他也是个小孩子,被夸奖了会害羞地低下头。

然后,他看见了那双圆。圆的大眼睛,闪亮闪亮的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竹马竹马,幼驯染最美好的回忆。你追我赶,一直都在身后。

 

方锐和林敬言读了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然后进了不一样的高中。

原因,林敬言的父母希望他能住校。

 

本来看起来不会变的日常天翻地覆。

没有人会在方锐被留下了大扫除的时候帮他倒垃圾,没有人会用熟练的笔迹签下自己父母的名字,没有人会在自己没听课的情况下翻出当年的笔记,没有人会在方锐打完篮球之后请他吃最喜欢的冰淇淋。最后一起走回家。

 

方锐也在不用在高年级没下课的时候多打一份饭菜,不用提心吊胆地关注月考排名,不用走在路上期待偶遇,更不用去打听哪个班的谁谁谁准备给林敬言递情书。

那些花里胡哨的小信封,连同给自己的一起,都被夹在参考书里面,论斤处理了。

 

就连方锐的身高,也在不知不觉间闻风而长,终于高过了林敬言。

林敬言高一的那一年,方锐备战中考,不说太累,也忙的可以。每周末回家的时候想去找找跟在后面的小尾巴,又觉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方锐最终没能去成离家尚远的同一个高中,家里乐得每天给他准备饭菜。有的时候做了林敬言喜欢的菜还会想着要不要带过去给阿姨让她送到学校去,然后在傻笑间多扒了两口米饭。文理分科后林敬言好像遇到了不小的难题,隔三差五地,连周末都不回家了。

 

唯一还能见面的时间是彼此对的生日。高二的时候林敬言送给方锐一个手机挂坠,刚好配妈妈新给买的手机。智能手机终于普及到了家家户户。

 

方锐拿着新手机立马给林敬言的QQ发了一个真诚的表情:[可怜] 

 

一个动作,足以打开很多心结。林敬言在学校睡得越来越晚,除了他的舍友也就只有方锐知道。聊得其实不太多,可能就是说说今天的这道题很坑爹以后你学的时候要多注意,或者今天食堂的哪道菜跟家里比是在差的太远。方锐可能会说的多一点,因为有的时候林敬言消失个十分钟做大题方锐的手就一直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丝毫忘记了自己是名义上是【熬夜来学习,顺便陪林敬言的】。

 

【海无量】林大大,你这周回不回来啊。

【冷暗雷】不回呢,怎么想我了?

【海无量】是呀是呀,可想你了,我这里还有好多卷子没解决呢。

【冷暗雷】……

【冷暗雷】行了快睡。晚安

【海无量】晚安[可怜]

 

开了一年无伤大雅的玩笑,高三党成了狗。方锐成了半只狗。

家是彻底回不去了,林妈妈每周会去学校送点补给。上学期偶尔还会给家里打电话,下学期林爸爸特地跟他说,别担心咱们,好好学。然后加多了去学校探视的频率。

父母比谁都紧张。

 

有的时候,方锐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记得林敬言的样子了。好像上一次见他还是寒假拜年,然后就是夏天了。

五一长假,林敬言满十八岁,还是决定不回家了。

“上次月考,出了点问题。我再抓紧点。”

方锐不知怎么地就埋伏在自家楼底下,上了去往山里的车。

然后他才算是懂了,为什么林敬言连续好长一段时间都只跟自己道一句【快睡吧,晚安。】

实在是憔悴的不行啊,连眼镜都戴上了。

“哦这个啊,假性的,不打紧。”发现方锐来了的林敬言愣了好一会,才把话题转移到他一直盯着的玩意身上。

说不知道他在看的是自己的眼睛是假的。

“老林,你就不能不折腾自己吗?”方锐没有说生日快乐,直接跑了出去,因为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后来在自己快要迷路的时候原路返回,折叠桌上留了一碗汤,里面有俩肉丸子。

林爸爸林妈妈找老师交流去了,林敬言在洗澡。

宿舍里面没有其他人,方锐一头砸进林敬言的枕头里,脑子里什么都没想。

 

小的时候去林敬言家里玩,特别喜欢捉迷藏,因为方锐觉得把整个人都缩到被子里特别机智。于是乎,林敬言的床他真的不知道是上过多少遍了。

有一次忘了为什么,居然就直接睡着了。

“锐锐,锐锐。”

林敬言以前就这样叫他的,不像爹妈,对着自己永远是直呼小兔崽子。

 

迷迷糊糊把眼睛睁开,林敬言的脸就在一厘米不到的地方,还是戴着眼镜。

“方锐,方锐。起来了,准备走了。”

“看来小方学习也是挺累的哟。”

“还好还好,跟老林比差远了。”方锐一步一跳地从床上下来,压抑不住狂躁的心跳。

当晚23:59,林敬言收到了18岁最后一句祝福,来自方锐。

 

--你有一条新短信

锐锐:林哥哥,生日快乐。

 

林敬言的高考和他的人很像,稳重,平和,不温不火。

从考场出来第一眼看到的方锐,是他唯一的闪光点。

“老林,接下来就要祝你好运了。”

“那是必须的啊。”

然后林敬言抱住方锐,直到爸妈看过来才松开。

他悄悄地在他身后把眼镜摘了下来,鬼使神差地把他放在了方锐的脸上。

方锐站在原地,欲言又止。嘴唇微动,然后化成一个弧形的微笑。

林敬言,居然敢用平光镜来耍我。

 

方锐跟着林敬言疯了一个多礼拜,完全不在乎自己马上就要月考。自来熟地混遍了林敬言高中大多数同学。和以前一样,只要提到林敬言,他们就会记得“还有个叫方锐的在一边啊。”

然后方锐被他妈妈抓回去了。顺带抓了林敬言来补习,方锐很开心。

 

升学宴那天,方锐把欠林敬言的礼物给了他。

一块手表,林敬言把他解读为“等我。”

临走前在闸机口他看到方锐的嘴型也是这样说的。

 

高三的方锐反倒不像林敬言那么虐,方妈妈说他这是小孩子“开窍”了,总之成绩是越来越好。

林敬言闲的时候也多了,虽然隔着千万里,两个人的聊天就没断过。

九月

“方锐大大,以后你可不能说你是神童了。”

“怎么着?”

“咱们班有一孩子,比你还小一点呢”

“切!那又怎么样,他能有我那么真诚的大眼睛么![可怜]”

“哈哈,并没有。你是最棒的。”

 

十月

“老林老林你知道么,你有个弟弟了!”

“什么?!!”

“阿姨前两天在楼下捡着只小狗,还让我给起名字呢。”

“你起了啥……”

“糖糕!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行了过两天在这边给你寄回去,别馋了。”

 

十一月

“方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不知道。”

“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特别特别真诚。”

“哦,生日快乐。想起来了不?”

“礼物都没有你可真敢说。啊等下我去拿个快递……”

 

十二月

“方锐,你周末有空吗?”

“铁定没有啊!出什么事了”

“啊没事,我说你能不能过来帮我考个四级,我都快忘了。”

“林敬言我要跟你友尽。”

 

一月

“老林!咱们这儿下雪了!你那边冷不冷啊”

“得了吧昨天还出了一身汗,这地方太魔性了。”

“那我明年也要去那边”

“为什么啊”

“不告诉你。”

 

二月

 “方锐大大,你怎么能不来接我呢”

“得了吧朕万金之躯怎么说也该是你来护驾。”

“好勒万岁爷,您请伸头看看窗外面呗。”

 

 

三月

“老林老林,我跟你说,我们班又有一对分了呢”

“真巧,舍友刚失恋。还哭着呢。”

“你说说这都啥事,咱们怎么就那么命苦呢成天到晚只能学学学。”

“你的命还苦?这不还有我呢,知足吧。”

 

四月

“方锐,我得谢谢你。”

“哈??”

“托你的福,我再也没被愚过了。”

“那是,看哥的黄金大脑,就是点子多。”

 

五月

“老林生日快乐。”

“谢谢”

“晚安哦”

“晚安。”

 

终于,感觉很长的日子也要到尽头了。

六月

“方锐,放轻松。别想别的了,平常心。切记,切记。”

“林敬言你能不能别这么紧张啊。”

方锐早就不打算再复习,他不相信最后这一个晚上能决定些什么。很多事,看天的。

从枕头底下摸出平光的眼镜,方锐有点想见林敬言了。

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好,我不紧张。明天加油。”

“恩恩,晚安。”

“晚安。”“锐锐。”

 

“考试时间到。请考生们停止答卷,起立,等待监考员收卷。”

“考试时间到。请考生们停止答卷,起立,等待监考员收卷。”

“考试时间到。请考生们停止答卷,起立,等待监考员收卷。”

“考试时间到。请考生们停止答卷,起立,等待监考员收卷。”

 

最后一科考完了,方锐迫不及待想冲回家,差点忽略了淹没在人海中的呼唤

“锐锐,锐锐。”

 

#在我最开心的时候,收到了你的告白。

 

“林……大大。你怎么来了。”

“爸妈都在酒店等着,我当然是来接你的。”

“谁爸妈啊?”

“咱爸妈。”

 

#说了四年的晚安,终于变成了我爱你。

林敬言发完朋友圈,转身亲了下身边的方锐,言为心声。

 

“我总觉得听他们的事儿,就和小说似的。”张佳乐吱声

“得了吧乐乐,这年头哪本小说那么无聊,卖不出去的啊”

“叶不修!你把我饭卡还回来!我今天又刷的是大孙的卡!”

“没事没事孙少奶奶,你们家那谁还养得起你的。”

 

“诶怎么没见黄少天说话,病了吗”

 

黄少天没搭理苏沐秋的问话,两眼盯着手机。

在无数点给方锐票圈的赞中,夹着一条已经有点过时了的动态。

 

喻文州❤

----------------------------------

终于!到了主线了,烦烦不哭你的喻总已续费!

评论(2)
热度(34)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