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2).下

成功双杀!熬了两天立马去睡觉。。。前篇

不要说我虐烦烦,结局是好的,绝对会好的。

下章是谁应该猜得出来了,那么下周见。


-----------------------------------------------------------------

知乎(2).下

即使如今能说的风轻云淡,半年前的时候人都是很紧张的。

在关了三次电脑在翻了三次书什么都没看进去之后,张妈妈终于来催睡觉了。

“放轻松,就当是平时考试。”

“平时考试就尽考我没看的……”

“别瞎说,早点睡吧。”

“睡不着怎么办。”

“那你找个让人聊聊天吧。”张妈妈说完,看着自家儿子恳切的目光,毫不犹豫地回答“恩我的剧应该缓冲的差不多了。别聊太晚啊”

然后把门关上敷面膜去了。

“我一定是我妈充话费送的……”半分钟后,孙哲平手机里传出来张佳乐的声音。

“充了多少?”

“少说也得998吧。”

“……”

“怎么了不说话?”

“刚刚想踢你床板来着的,扑了个空。”

“傻逼这又不是在学校。”

张佳乐和孙哲平从不分离地过了三年。第一天报到,老师让人自由组同桌,孙哲平属于来得早的就顺势占了教室后排的一个角落。其他人要么不想去,想去的也变得不愿意去了。

直到老师忙完了事情开班会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还有一个空位。

“谁没来啊,吱一声行不行……”

鸦雀无声。讲台下的人刚刚准备开始吐槽,结果教室后门还真的出现了一个声音:

“老师……我…我…叫张佳乐。”一手撑在门边,看着就像拼命跑过来一样的人傻傻地给了全班一个笑脸。“对不起了来晚了。”

“……”班上人觉得脸有点痛,不包括孙哲平。

“呃,你坐到空位上去吧。马上开会。”

“我去这位子怎么那么背……啊同学你好。”还没吐槽完就看见孙哲平对的脸,张佳乐顿时就怂了

“恩。”

“真巧啊,同桌。”

“还有更巧的,”抬头,孙哲平一字一音地念着他的名字“张,佳,乐。”

“恩,请多指教。”把书包放下来,从里面掏出一盒pocky,拆开了递过去,自然而然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靠孙哲平,你居然睡我上面。”

 “哦,你试试?”

把先不管这句话的槽点到底有多少,张佳乐和孙哲平注定是分不开了。

张佳乐的另外两个箱子提上4楼的孙哲平真的没想到,他以后会帮这个傻逼,干一辈子的苦力。

那年夏天,并不太热的气候让校园里的花开得更艳了一点。找不到要衰败的痕迹。

张佳乐把刚刚动静太大扯掉的插头扶好,对着手机继续说。

“对啊,学校不让住嘛。好不习惯。”

“同感。”

如果你很讨厌一个人,但他无奈和你分在了同样的环境里生活,你会十分小心翼翼地把所有东西都看好,生怕沾上讨厌的气息,并且会一直想要改变因为感觉呼吸同一片空气的体验仍然很糟,然后把自己给逼成神经病。

可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又刚好和你同寝邻座。你会把一个人的生活过成两人份的精彩。会在找不到衣服的时候把手伸向另一个衣柜,大了一号也没关系。会不调闹钟就倒头睡着反正总有人会把自己叫醒。会在吃饭的时候告诉对方自己有好几个菜都想吃来感受分享带来的win-win-round。会在晚上睡不着的情况下摸出手机给离自己只有两米的人发消息,如果不回还会用脚趾去顶头上的床板,不作死不罢休。从来不会避讳同学们说的官配,对小女生的回答也总是爽朗得不得了“恩我就是想和大孙在一起嘛。”

于是分开真的很不习惯啊,尤其在这么重要的一个时候。

“哎大孙,你还记得你中考时候的事吗?”

 “怎么可能记得啊,中考那么简单。”

“也是,高考为什么不也简单一点啊……真烦”

“因为人多吧。”

“就是啊,一分能夹两三百人也真是壮观了。居然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闭得开正确答案。”

“张佳乐”

“嗯?”

“我从来不觉得你的人品有什么问题,所以,别一天叽叽歪歪自己幸运E。”

“我不爱听。”

“啊——也是啊,我每次都还是能和你排在同一个考场的。”高中的月考座位按成绩排名分配,三十人一个教室。“说明哥还是很厉害的嘛。”

“你知道就行。”

“可是啊,咱们一个年级就能差20多个人,全省会有多大的距离啊。”传出的和张佳乐相不符的忧郁气质让孙哲平莫名想到,也许这家伙不想让爸妈担心,房间并没有开灯。大概。

在漆黑的室内,睁开双眼也看不到天花板。张佳乐想到了曾经被班里人拉着看鬼片被吓得睡不着的夜晚,最后好像是孙哲平硬生生挤到了他的床上陪他。

鼓起勇气的也许就是那一丝细碎的空气,看不见,但是张佳乐突然想到了什么。

“大孙…啊不——

“孙哲平,这辈子能遇上你,我真的觉得值了。”

张佳乐从来不会掩饰自己对孙哲平的喜欢,不记得是从第一次借作业开始还是被孙哲平打篮球的气场所吸引,他明确地传到了所有的情感,像刚刚出生的小雏鸡印随一样,第一眼见到你就跟定了。

至于孙哲平回答与否,或者怎么回答,他从未去考虑,“他一定有他的考虑”然后“绝对不会坑我”

准确的说,是在那天之前,他从未考虑过会分开的未来。

“果然,长大了就会发现,世界很大。我们特么的就是个蛋,呸!连蛋都不是。”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好想大声说喜欢你。

因为怕没有机会了。

“所以,你以后还会记得我吗。”

“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去记你。”

“我不是,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吗。”

“张佳乐,我等不了了。”

“在一起吧”

听到第一句,张佳乐傻了。

听到第二句,张佳乐更傻了。

听到第三句,张佳乐傻坏了。

最后一句,张佳乐立马答应了。

“好好好好好好…”

“那还担心个啥,快睡。”

“我特么,还睡个啥啊。”

“孙哲平,明天我要是考砸了,你,给,我,负,责。”

“呵呵”

生平第一次被别人呵呵的孙哲平笑的不知所措。“行,交给我吧。”

后来,张佳乐的电话那头渐渐没了声音,孙哲平才把手机按了去,亲着屏幕上笑的灿烂的人,道一句晚安。

随即张佳乐收到一笔支付宝:“给我送一个张佳乐,不用找了。”

999元的话费单。

#有个人用四句话毁了我的高考,然后赔给我一辈子。@孙哲平

【落花狼籍】什么鬼?

【百花缭乱】烦烦发的,快来一起玩嘛!

#我曾经为了一个男孩儿,高考少做了一道13分的大题。

“大孙,我好像,把选择题最后四个给涂反了。”

“真巧,我好像漏了数学的最后一道题。”

“咱们是不是还能在一起。”

“妈的,废话。”

黄少天看见票圈刷新想立马去点赞,名字却排在了别人的后面,还附带评论

【海无量】呦呦呦,今这天刮的什么风

什么风不知道,只不过黄少天的心里更凉了:自己那条朋友圈仿佛石沉大海,没有回响。

他们的故事,我曾以为也会发生的。

知乎知乎

喻文州,我

我他妈的一点都不想你。


评论(3)
热度(21)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