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 (11)[完]

终于(≧∇≦)!!我好感动真的…
其实一开始只是因为最后一个场景开的脑洞,超级happy的完美结局~~
烂尾什么已经是通病了嘤嘤嘤【哭去

11


“于是你就听小三爷讲了十年他和哑巴的凄美爱情?”张佳乐问
“就是随意聊聊天,咱们都闲得慌嘛!”
“那之前,我被围攻那次,到底怎么回事?”
“陶轩错把你认成是我了。你说这,我有那么二?”扭头问黄少天。
“操!”
“乐乐你别急啊乐乐…要不是那次你被包围你怎么可能遇得上你们家孙哲平要我说你还真得感谢叶修这老贱人哈哈哈笑死我…”
“启程出发。”孙哲平说。张佳乐跟在后面最鬼脸,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人熊完了之后基本就没路障了。就算现在回去叶修也表示会全额付款不过各位八卦党决定留下来看个热闹:苏沐橙整那么多怪兽放这到底是守多宝贝的陪葬啊!
主墓室前面卡着的…是一把锁。
“完了,肖时钦不在。”张佳乐最先想到业内良心的机械师。
“方锐那小子才是老本行,不过他干嘛换行去学气功啊…林敬言洗手不干他也真的夫唱妇随哈?”
“要不然,烦烦你试试?”
“滚滚滚张佳乐我学的那是机关机关你懂么!偷鸡摸狗这种事本剑圣才懒得做呢。”
“呵呵,别怪哥没提醒你。咱们这行,叫盗——墓贼。”叶修把千机伞立在地上,示意两边散开“让让都让让,不然不好变啊”
千机伞最后的形态,机械箱。
“看吧,他又开挂”
“没办法,谁叫他是主角呢。”
“下次换一个。”
“好,就我了!”
“怎么可能,一定是我!”
“别吵了…还要不要进来。”叶修把门打开,丢过一句话。
“哼!”

站在里面的,是苏沐秋。

如果不注意他半透明的身体,他就是活脱脱的苏沐秋,十年前的。
“陨玉。”喻文州开口。
棺木中躺着的,是墓室的原主人。身上的陨玉外壳被扒了下来,推成一团放在地上,和苏沐秋的脚连在一起。
灵魂就这样被保存着,永远出不去,也永远不会老。
“你还是来了啊。”苏沐秋开口。
“卧槽文州我居然能听懂幽灵说话!”
“大…大孙…”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的腰,对喻文州投一个我们都辛苦了的眼神。

“呵呵,就是久了点。”
“你不用这样的。”苏沐秋听了摇摇头。
“苏沐秋,你别总是一个人做决定。”叶修打断苏沐秋的欲言又止“不过是十年。荣耀大陆我还下得动。”
说完,把千机伞放在苏沐秋面前。
“蝴蝶蓝的斗之所以凶险,因为最后拿到都是承载灵魂的材料。”苏沐秋缓缓开口,“我让沐橙把这里堵死,就是想让你断了这个念头。”

“一斗一年,确实是够呛的。”

第一年,格林之森。拿到暗夜猫爪的他昏睡了半年,却也决定抓住最后的稻草。
第二年,蜘蛛洞穴。一个人连杀了8个蛛王才织好了强力蛛丝。
第三年,冰霜森林。刀枪剑痕的叶修跪在白女巫座前一天一夜最后求得了密银吊坠。
第四年,埋骨之地。为了吸血鬼骑士的光剑他差点失血过多。
第五年,一线峡谷。与阿红的巅峰对决狭路相逢得狂刀。
第六年,西部荒漠。叶修生生挖了几百平米才找到仅有的蓝白晶。
第七年,东部荒野。左轮枪荒火曾经是苏沐秋梦寐以求的宝贝。
第八年,午夜酒馆。红袍杖。
第九年,世界之树的浆果。
第十年,剔髓龙脊,12根!

一点一滴积累起来…按照苏沐秋最初的设想,做成了千机伞——可以接纳灵魂的第二代陨玉。
叶修为了苏沐秋,十年荣耀!
终于,能把他带回地上了。

苏沐秋平静地看着叶修,十年,他一边各种受阻地妨碍叶修找到这,却又何尝不是自欺欺人地等待着。最担心没有自己过得好不好,最懊恼自己不在他也能过的好。最无私把他放了出去,最自私恨不得他立马出现在身边。矛盾的心情只有在最终相见才能明了,哦原来这就是爱情。
苏沐秋以为他对于叶修的喜欢已经上升到家人层面,但凡夫俗子如他们俩,今生注定交缠不清至死方休…
如果是苏沐橙,他一定会让她好好生活,但叶修却无论如何割舍不掉。当人出现在面前时,除了微笑,便只有用目光摩挲叶修的面庞,细细感受十年风雨留下的心酸和孤独。
那是叶修不为人知葬在骨子里的脆弱,却也是被剃透了脊梁仍屹立的信念。三个字的魔咒,苏沐秋和叶修是什么都不能阻挡的。管他的阴阳两隔生离死别,他们就是应该在一起。十年还是二十年,一辈子不会腻地天经地义。
半透明地灵体飘移到千机伞张开的面上,苏沐秋回头做一个开枪的手势。叶修中弹,幼稚地反击——把伞关上了。
接着,把伞提起来靠近身体,与肩同高。叶修小心翼翼地收拢手臂,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千机伞。
像在做一个仪式,确认,苏沐秋真的回来了。
心安得像是补上了最后一块拼图,完整的人生。

其他人在一旁围观,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
回去的一路上,张佳乐和黄少天一边分着战国明器,一边提问剩下的疑惑。
“你怎么逃出来的?”
“头七之内,我能依附在血亲的肉体上。”
“怪不得苏妹子立马不见了,原来又下了一个斗。”
“她怎么知道哪里有陨玉。”张佳乐问
“一看你就不认识她,人家学战国墓毕业的好么!”黄少天答。
“那你怎么知道他没死…呃不对…灵魂没散的?”张佳乐又问
“因为却邪还在啊”
“哈?”
“自制武器的灵魂和制作者是想通的。”
“就凭这个?你就能猜到能把老苏带出来?”
“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就够了。”
“更何况,苏沐橙的表现也证实了这一点。”喻文州接话。
“不愧是文州。好了到此为止吧,各位保重。”叶修把千机伞关上,苏沐秋就这样待在里面。有光的地方暂时还出不来。
“保重。”
“下次再夹我啊!”

回到铺子,迎接他的却不是王盟。
“叶修!你跑哪去了,还知道回来啊!”吴邪看到人,不由分说一段骂,“你一天到晚乱跑什么!说来就来想走就走啊!你知不知道陶轩每天都在找你不要命了是不是!”
吴邪越说越激动,恨不得上去捶他两下,被人又从后面拉住了。
“小哥你放开我。我得让叶修知道小爷担心得差点杀到嘉世去了…小哥欸小哥!”吴邪定定看着一声不吭的张起灵,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忘记说了。
“哑巴张,幸会。”叶修看完好戏,主动打招呼
“你说我这…怎么连这都忘了。”吴邪一拍脑门,把张起灵推到前面,接着说:“叶修你知道么,小哥他回来了。我把张起灵接回来了!”
看到了许久不见的朋友,吴邪絮絮叨叨说着长白山的事:“小花啊,瞎子啊,哦对还有胖子都去了。没他们我一个人肯定到不了青铜门。”
“挺好的,没白等。”
“对啊,小哥没白让我等。”说完看了一眼张起灵,“小哥?”
“…”对方不答,只是盯着叶修手中的伞。
“小哥?”吴邪又叫了一声,接着也感觉到了哪里不对。
“不愧是张家后人,吴邪,门关上。”在吴邪小声的“到底谁才是老板啊”的嘟哝中打开千机伞,苏沐秋也跟着问候了一句“小三爷,我们之前见过的。”
“我去!!叶修…你这比我还厉害啊!”
“呵呵…小意思。”
“等等,你去就为了这个?那可是战国墓啊怎么那么快!”吴邪直直指着苏沐秋跟着跺脚。
“哥是谁?过奖了。”
张起灵在一旁不作声,看了苏沐秋很久,向吴邪招招手,把一个墨绿色的东西放在桌上。
“鬼玺,还魂。”
等待吴邪翻译。
“哦…小哥的意思是。鬼玺拥有终极的力量。可以让灵魂,拥有实体…”

“欸?!!”

叶修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么么哒。

评论(3)
热度(36)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