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 (10)

感觉挺虐的别怪我。
下章完结。
不懂怎么打tag。


10


一声枪响,苏沐秋抛开一切顾虑地发疯。弹道留下的残影历历在目,曲的直的擦出火花,割裂了冥静的空间。不在乎子弹用了多少,不在乎自己身上多少伤,不在乎对手无穷无尽的生命力,不在乎…假装不在乎苏沐橙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唤。
催促着,催促着,呐喊变得夹带了哭腔,这是从孤儿院出来多少年都不曾发生的惨境。
可恶,居然让可爱的沐橙流眼泪了。真是个混账哥哥,就像某人一样。

“沐秋!!”

想到谁声音也随之而来,无论如何都忽视不了的,还是那个人的声音啊。
用无数种语调叫着自己名字的场景历历在目。像千百盏走马灯暗暗点亮,把生命变的喧嚣又不无聊。叶修叫他苏沐秋,叫他妹控,叫他苏当家,还叫他:沐秋。
或调侃或戏谑或严肃或喜悦或深情或沙哑或愤怒或人事不醒或不顾一切…

全都没有这般撕心裂肺。

“铿”一声发出的是却邪的呜咽。叶修在不断下落的石门间卡下了苏沐秋做的号称世间最硬的战矛。一点一点地陷进地面,变弯,却依旧顽强地抗争着。像他的主人,满手是血地划过狰狞的墙体,找寻停下机关的钥匙…

苏沐秋,你给我等着。你不许死。

苏沐秋真的很想来到叶修的身边,摸着他的手帮他上药。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怎能容他这样折腾。
他也想坐到苏沐橙的身边,擦干她满脸的泪珠,说着重复无数遍的话:谁欺负你了,哥揍他。
只是,都不过是想想罢了。
听到石门压断却邪狠狠撞击地面的巨响,苏沐秋背上的伤口裂开了,叶修抹的药,全都被蹭掉了。

后来的事叶修记得更加模糊…他们在密道呆了三天多,水和粮食尽可能都分给沐橙。一心寻死的他最后还是被沐橙想办法拖去了医院。
然后再也没有见过面,唯一留下的,只有半截掉在密道里的却邪和一堆现金。
医院里的人直当叶修是进山迷路的旅行者。人醒了也没有管去留。叶修把却邪好好包了起来乘上了去杭州的班车。

他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家是肯定不能回。好在陶轩无论怎么夺取嘉世的地盘都找不到他的踪迹。复仇的念头停留了连一秒都不够便被舍去,道上本来就是这样的规矩,只怪他和苏沐秋太过天真。
只要嘉世不倒,沐秋还是会开心的吧…

叶修经过嘉世堂口的时候,正巧在举办苏沐秋的葬礼。来的人有人多,偏偏没有自己和沐橙。
陶轩一脸伤痛的和夏仲天赔不是。看到叶修还把他当成流浪汉想招呼进来喝杯热茶:咱们当家英年早逝,得给他积点阴德。
叶修头也不回地走了,空荡荡的棺材被风刮得呜呜作响。陶轩在大厅里招呼着各路英雄——嘉世已经改了姓。

暴雨便是顷刻间。叶修一路小跑拐到了一处幽静,好像是个古董铺子。
没好透的身子着不得凉,屋檐下滴滴冷雨倒催生了高烧。
迷昏昏的脑子让叶修产生了幻觉,仿佛三年前自己跑出来的那一天,坐在一家店的门口,雨把他的头发都打湿了。突然再视野上方出现了一把伞,如同放进书页的签,人生中每个片段都有了苏沐秋的陪伴。
太多的心酸无奈压在叶修十八岁的肩膀上。被捡回去的那一天,叶修也和现在一样动过回家的念头:放弃——他和苏沐秋的荣耀。
太困了太累了太冷了也太寂寞了,隐隐走过一个人,叶修两眼一眯,决心不管了。

但愿一切如梦,又回醒到最初见面的地方。
“沐秋,带我回家。”

吴邪打着伞出来关照王盟口中那个快要被煮熟的落汤鸡的时候,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然后小三爷就把人捡回去了。
不问缘由,只因为他觉得,这个人和张起灵很像:都没了魂。

三天之后。吴邪真的很想举着镜子里自己的衣领,问问当时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以及,闷油瓶你都给我我召来了一个啥…
当天傍晚叶修就回神了,虽然作为嘉世二把手但他其实谁都不认识。直觉让叶修断定,陶轩找不到这里…也许就是因为一无所有,他才敢那么肆无忌惮坦白从宽。

“其实…我就是叶秋”
“久仰。我是吴邪。”
“我可以在这里打工么?”
“没问题。”
“你居然相信我…”
“因为是你自己说的啊!”吴邪摊手。
叶修第一次觉得…太天真,也不是什么坏事。

吴邪一开始分了一间小铺子给叶修管着,不到一个月就带他进了三叔堂口的密室。说不算是伙计,不过有的时候吴邪也会夹叶修下地,用跟王盟工资一样的价儿。
叶修是识货的,他能在吴邪卧室里面的博古架上分辨出右上偏左的玉玺不同一般。贵不在价值,而是一直气质,召唤屠夫子趋之若鹜的魔性。

“哦,这个啊…叫鬼玺。小哥留给我的。”
“你想问谁是小哥吧…张起灵总听说过吧?就是他。”
“他说他在长白山里面等着我,你觉得我该相信么?”
“信不信什么的,就是为一个活下去的念头吧。”
“三个月之前我刚回来的时候,特别恨他啊,怎么可以趁我晕掉的时候自己进去了呢?”
“等他出来了一定要狠狠揍他,我就这样想着活过来的。到时候你得帮我啊白吃白喝的…”
“活着…真的比什么都好。啊对不起我忘了…”
“其实你肯定也不理解吧,大男人之间的。咱们这行怎么能惜命呢?”

吴邪一提到张起灵就开始说,源源不断地自言自语。压得太久的情绪一下迸发,想找个人说,刚好遇上了叶修。
他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也没有厌烦。只是渐渐的浮现在眼前是另一个不那么安静的笑脸…
“我明白。”
“啊?”
“我说,其实我也一样。”
一样的遭遇,一样的感情,一样的思念,不一样的只是最终的结局。

叶修不顾吴邪瞪视点了烟,味道那么呛,抽了好几年第一次那么想流眼泪。
吴邪想了一想,摇摇头出去了。带回了一碗藕粉,听说外来的苏大当家很爱吃这杭州的当地美食。

一座玺,一把枪。就这么搀扶着,陪伴着,熬磨变换看着道上的风风雨雨。

评论(11)
热度(18)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