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9)

越写越high,自娱自乐吧。


9

叶修和苏沐秋他们会合已经是下地以后的事了。苏沐秋在第一时间发短信告诉他下斗的成员,让叶秋的现身场所变成了没有信号的地下。
“初次见面,我是叶秋。”
“叶神久仰大名!”刘皓上前想握手,“自家人来这套,太虚了吧!”完全没给人面子。
“当家的,队伍怎么安排?”贺铭开始接茬。
“贺铭,我,沐橙,老叶,刘皓。”苏沐秋不假思索说了出来。苏沐橙被放在了最安全的位置,谁也没有异议。
“那么…指路的事就拜托苏小姐了。地图陶管家应该给你了。”刘皓说
“好,没问题!”苏沐橙先答应,完全没给叶修插嘴的机会。苏沐秋看着妹妹跃跃欲试的样子也放弃了。有我们在,怕什么呢。

说到底陶轩才是最了解苏沐秋和叶秋恐怖的人。
当年的刘皓信誓旦旦只要给他们假的地图一定能在斗里弄死他们,陶轩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只要有他们在,甭管地图到底有没有…他们踏平整个斗绝对都是时间问题。刘皓,完完全全只是计划中必须的一个弃子。必须,却也不是非他不可。
让陶轩真正感到时机成熟的是苏沐橙。她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却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人物。她在,苏沐秋和叶秋就一定会受到连累。甚至,他们会为了她,往明明是阴谋的
陷阱里面跳。

“哥哥,我觉得耳室在这边。这次一定没错了!”苏沐橙仍然坚信着地假地图上的位置。
“沐秋…”叶修把却邪立在地上,勾勒出一道明显的分界线。
“再相信…陶管家一次吧。”苏沐秋拦住叶修想内战的举动,若非迫不得已,他不希望沐橙第一次下地就见血光。
“当家的…这次…就麻烦你探路了…”上一次走错路而负伤的贺铭一脸惭愧地看着苏沐秋。
点头回应让贺铭好好休息,顺便接了一句。
“刘皓,你守好沐橙。”苏沐秋把眼睛瞪得发狠,希望他能看懂这最后的仁慈。
转身,叶修和苏沐秋推开前路。重力感应装置启动,石门骤然关紧。发出巨大的声响,夹着刘皓手里的枪上膛的声音。
“苏小姐,对不住了啊…要怪,就恨你有个断袖的哥哥吧。”
一声枪响,打的却是贺铭。
“不愿意听陶爷的,就这个下场。”瞧准了苏沐橙所在的地点,刘皓慢慢走到贺铭的身前,对着伤口一脚下去。“嘉世今天就要改朝换代了,你这只苏家的狗,还是死去了的好。”旋转着脚尖,贺铭干巴巴张大嘴,早就断了气。
把贺铭的身子踢倒,在他扭曲不堪的脸上留下一个脚印,刘皓开始寻觅他的下一个猎物。
刘皓刚才的举动是特意做给苏沐橙看的,第一次下斗的小姑娘,怕是现在腿都软得动不了了吧…
“咦?”望着之前的位置,空空一片哪里还有人影。
“有那时间说废话,操纵一下武器不好么?”苏沐橙躲在刘皓狙击的死角处,想到了叶修和他说过的,最蠢的人。

为什么苏沐秋会那么有自信地放自己的妹妹和刘皓贺铭单独呆在一起,因为他和叶修都十分清楚苏沐橙从来不是个花瓶。那么多年苏沐秋和叶修的亲身教学让她的各种格斗技巧都位列一个高手的水准,如果不是苏沐秋他们的名气太盛苏沐橙早就已经可以自立门户了。

“竟然…吞日…在这里…”刘皓被三条火力线包围中弹后的遗言是苏沐秋有恃无恐的第二个缘由。

说不出过多的话,刘皓,这个被陶轩视为弃子的家伙就这样断气了。只不过,在陶轩的计划里,他死得太早了。陶轩知道苏沐秋和叶秋的厉害,也正因为知道得太深刻,苏沐橙才能像影子一样把实力藏在其中。如果说陶轩的计划成于苏沐橙,那他的计划也败于苏沐橙:太过轻敌。

苏沐秋和叶秋从殉葬房里面出来的时候,贺铭的尸体已经冷了。
“是条汉子。”叶修把他的眼睛抚上,把刘皓留下的脚印擦了干净。
“怪我。”
“没有的事,哥哥你是为了他们好。”苏沐橙急着辩解,她本来想陶轩应该会放贺铭一条生路,可惜…比鬼神更恐怖的,是人心。
死有余辜罪有应得,陶轩和刘皓是肯定跑不掉了的…如果他们回得去的话。
“地图…果然是假的啊”
“怕什么?有哥在。”叶修在一边把却邪拭得锃亮,笨拙却有效地安慰苏沐橙。
“没受伤吧,沐橙?”
“怎么会呢哥哥,我可是一直防着的!”面对两位兄长变着花样的关心,再说什么怪罪之类的话也就见外了。苏沐橙露出得意的笑脸把哥哥们宠溺着她胡来的错埋在心里,发誓不会再有下次。

“还好意思问沐橙,你背上的伤,给我看看。”
“没有的事。”
“苏沐秋你再装…过来。”叶修没理苏沐秋的搪塞,上下其手,粗暴地扯开了他的外套。地底不足的光线下看到暗红的血往下滴,混着土石跟黑的一样。
“你干什么!…”苏沐秋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等叶修看到他的伤口面色沉重盯着他语气又弱了下来。
“没干什么。沐橙,药拿来。”
“给…哥哥你别强撑着啊。”
拿过药,叶修一言不发地往苏沐秋身上抹。一个正眼都没给他瞧。
知道叶修在生什么气,苏沐秋自知理亏。背上的伤不算太严重,平时也不会这样重视,想来叶修也只是第一次经历背叛吧。说天真,只能怪自己把他还有沐橙都护得太好了。
“叶修…”受伤的苏沐秋借了一下病弱的语气
“干嘛。”
“疼…”
“知道了。”手力却没有半点改变
“真疼…”苏沐秋故计重施。
“忍着点。”说完又往手心抹了创伤药。
“嘶…操!叶修你故意的是不是!”感觉到叶修突然发力的迁怒,苏沐秋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苏沐秋你才是…找死!”手收回来,抓住他的双肩,鼻尖近得只看得到彼此的瞳孔。叶修深邃的眸子中闪过的愤怒和恐惧都映在苏沐秋心里。药膏的味道不太好闻,苏沐秋想让她把手拿来却怎么都开不了口。刚刚骂完脏话还有些扭曲的面孔被定格,等待着叶修要说的下一句话。
“别把你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我稀罕着。”
也不管苏沐橙看到会怎么样,下一秒苏沐秋率先擒上叶修的唇,用最简单的方式宣告:我在,别担心。
叶修没想到苏沐秋会在沐橙面前胡来,登时有些傻眼,愣神的时刻牙关被撬开,舌头长驱直入。席卷走一切的苦涩阴郁世界只留下自己和苏沐秋紧紧想贴的心跳声。
叶修放在苏沐秋肩上的手爬上了他的脖子,把滚下来的汗珠一一拂去。尽情地回应着他,势必要把之前略有发白的唇色摩擦的焕发生机。
缠绵了一会,还是妹控的苏沐秋最先收手,拍了拍叶修的屁股坏笑着向举着相机的苏沐橙扬了脸。饶是脸皮再厚的叶修都叹了口气,放开了苏沐秋。
“去探探路,全靠你了。”苏沐秋假装淡定地看了一眼叶修,两边的脸都泛着粉红,只不过斗里看不明晰罢了。
叶修闻声而动,刚跨了一步又被苏沐秋叫住,“把你手机给我,给贺铭留个影。”
“你的呢?”
“没电了。”
“沐橙?”
苏沐秋象征性转过身,小姑娘一脸守护革命果实绝不妥协的眼神看得叶修也是醉了。抛完手机继续干活去了。
手机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还回去。

有叶修探路基本上该扫的机关都没有了,慢是慢了点不过现在的气氛与其说是下斗倒是更像家族旅行——一路上跳出来的杂碎们就像动物园里面的猴子一样——被戏耍。
苏沐橙初次亲身经历课本上的一切不免有些兴奋,每走过一处都会停下来拍拍记记。叶修会时不时扯上几句皮,苏沐秋都懒得揭穿。
说穿了,只要这还是一个斗,就没有苏沐秋和叶修盗不了的。就好像不管游戏的地图再怎么换,职业选手都能玩得如鱼得水。
就怕你让那群死宅去跑马拉松…

刘皓被当成炮灰不是没有理由的,从一开始,陶轩找来的就不是一个斗。
苏沐橙轰开所谓的主墓大门,看到的就是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退路被堵死,前方是未知的恐怖。陶轩,从一开始就没有给任何人活着的机会。

当苏沐橙被刘皓杀死…不论刘皓是躲着最后埋伏还是直接被干掉,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都会深受打击。被最后的boss杀掉似乎顺理成章。
制胜点,绕了一圈还是苏沐橙。她就像一场平凡比赛中的mvp,不是最有实力的,却有最应该的价值。
千算万算,料不准三人都安然无恙。

“那个东西”朝人逼近的时刻,苏沐秋上前开枪,苏沐橙掩护。而叶修,贴壁游走,寻找最后一线出逃的生机。就算这里真的是坟场,也不能排除建造者为了生存留下暗道的可能性。默契就是那么不由分说,浑然天成。
苏沐秋手上是没有称手的武器的,原本准备给妹妹的神器吞日物归原主,单凭双枪能把那个东西压制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实属技艺超神。
相比起苏家兄妹的牵制,叶修这边的压力反而更大。那个东西不光会偶尔丢一个攻击,他还要专注地摩挲每一寸地,每一方墙。在他的心里,这每一寸的耽搁,都在用苏沐秋的命做交换。
大约把半个主墓都摸透了,叶修才微妙地察觉了那个在“它”背后石柱攀龙附凤的雕刻里缺的一圆眼珠。
“有了…沐秋!”
叶修发自肺腑的喊声让苏沐秋送了一口气。在石柱斜后方撑开的一个小门比起这里不只亮了一点,满满都是生命的光辉。正准备掩护沐橙先撤,叶修的第二句立马把他们从天堂打下了地狱,比云霄飞车还惨烈的速度。
“快!!”
刚刚打开的密道的门,在叶修翻进去后已经开始关闭了。
就好像,只允许通过一个人似的。

出于本能的反应,苏沐秋一把拽过苏沐橙往叶修所在的方向一推,力道之大连苏沐秋都倒退了十几步,苏沐橙更是一个踉跄摔着进了叶修的怀里。
成功上垒。

苏沐秋望着密道里安然无恙的两个人,转过身,竟对“那个东西”露出了温和的微笑。
谢谢你,让他们活下来。
接着,来吧。

评论(5)
热度(17)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