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8)

8

那天的事叶修以为自己能记得很清楚,结果他连那天的天气怎么样都想不起来了。因为实在是太习以为常,没有波折的一天依始,当然不会去介意。
按照预定是一个要下斗的日子,叶修仍旧没有设定闹钟,反正苏沐秋总有办法把他CALL醒。
结果他是自然醒的,就连后来打电话的苏沐秋都觉得不可思议。
大胆地摸着鱼,大概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叶修才不慌不忙地拦了一辆车往集合地点进发,临走前还玩了两盘游戏。
听说今天又有新人下地,苏沐秋都是昨天晚上才被陶轩通知的。
“沐秋啊…之前夹的那个考古教授腿伤了,我只找到一个新人。抱歉了啊。”面对一脸歉意的陶轩,苏沐秋想想觉得,算了。
陶轩和他们的交情不长也不短,大致在沐橙离家学习的前后。
苏沐秋确实样样都是有能耐的,但嘉世越壮大,他越需要一个帮手。
叶修提出过让他也出现在台面上,苏沐秋从来没松口过。
“你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我不允许。”
叶修为了盗墓离家出走,经过各种考虑化名叶秋。
“叶秋这种烂大街的名字一听就是假的好吗?”苏沐橙问叶修化名的意义的时候得到了如此简单粗暴的解答。果然是高中没毕业的,苏沐秋总结。
按照假设,叶修一旦上了台面被逮回去的几率相当高,于是便有了苏家兄妹金屋藏娇(?)的美谈。
陶轩就是在这个时候体现出价值的。嘉世刚成立的时候苏沐秋各处网罗人才,第一个便是主动找上门来的,隔壁古董铺的老板。
那年头小铺子没靠山生意挺难做,陶轩却一路苦苦支撑了下来,用他自己的话叫做兄弟保佑。陶轩以前也下过斗,可惜技术不高渐渐改行,最后一次下地是伙计们牺牲自个换出来的。
招人的事苏沐秋从来不和叶修商量,这麻烦事头疼一个人也就差不多了,再说里面要是有个他家里人的眼线也是难办。看陶轩好歹近水楼台便直接招来做个账房了,日后叶修回想起他居然从未和陶轩碰过面都猜不透到底是天意还是苏沐秋的本能保护。
不论怎样,即便没有自己的盘口,待在嘉世大本营的陶轩怎么着也算是个元老了。伙计们有时看着些小事就直接让他决定了,陶轩一开始还每个都去问苏沐秋,久而久之也就给免去了。苏沐秋也担心过,反而是叶修觉得挺好的,至少苏沐秋不用多费心神…
随他去吧。叶修把对完的账本摔到苏沐秋怀里,俯身在大衣内侧摸出那包烟,不顾苏沐秋的反对出门偷腥,回来的时候带了杯袅浓的绿茶。

后来有一天,正值苏沐秋领着叶修下斗的当口。茗乾绿的老板亲自找上门了。
夏仲天是H市一个中档销售商代表,嘉世不少货都是由他的手散出去的。与其说是手下,倒不如称为合作方比较贴切。
一般流程上的事都是苏沐秋亲自谈妥的,最近的订单更是还躺在地下,这时候找上门当然就不是为了做生意了。
“你们当家呢?叫他出来!”夏仲天领着保镖横冲直撞进了嘉世庭院。
伙计们想拦,但想到苏沐秋交代过不要起无谓的冲突又收手了。来的人不是生人,怕是哪里有误会了吧?
当年的嘉世真真是个小门派,要换了今日的解家,怕是哪只脚踏进来就已经卸掉了。伙计们都深谙自家没有背景的事实,只想找个人把这麻烦请了走。
“这不是夏老板么?怠慢了怠慢了…”陶轩捧着账本从正厅的小路窜出来,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你是?陶账房吧…苏沐秋呢。”
听到夏仲天直呼当家的的大名,在场的伙计表情都像被打了脸,正欲发作,陶轩的眼神已经扫过众人:忍字当头一把刀。
“回夏老板,当家的下斗去了。赏脸上座容我赔一杯茶?”陶轩完全端出了昔日老板的架子,领着夏仲天往大厅走。伙计们看着这不合规律又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还有些庆幸陶轩能出来解围。配合得那叫一个天衣无缝,差点忘了嘉世不是姓苏就是姓叶,当然最终还是姓苏的。
夏仲天来的事说起来还真是一个误会,茗乾绿底下的人贪财换了嘉世的货妄图栽赃,陶轩让当天点货的家伙出场对证人赃俱获反而帮嘉世多挣了一个人情。也许这个事苏沐秋在的话根本不需要那么动干戈,但当时的情况下嘉世想摆平这个局不得不需要一个杠杆从中调度。陶轩,就十分合适地成为了那个杠杆。
平安归来的苏沐秋想到的事远比这个多,嘉世的一步步壮大势必会有其他人上来或找麻烦或分杯羹,只靠自己一个人临下地前的布置确实很难应对突发状况的发生。经过这次的事件如果自己再立新人多少会有人为陶轩抱不平,况且他确实也做的不错。直觉的怀疑当然不能说出来,但当时的苏沐秋在提升陶轩为干事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在被架着走独木桥的感觉。思来想去就是找不到哪里是命运的转折点。
就连当时少有地提醒过苏沐秋的叶修也是在很多年以后被吴邪告知陶轩原来那家店其实是夏家的私人财产的时候才知道陶轩下了多大的一盘棋。
陶轩在嘉世一直都混的风声水起的原因很简单,单单因为利益二字。
他懂得如何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很多时候苏沐秋认为稍嫌过火的主意最后都因此妥协。嘉世不是他苏沐秋或者叶修的所有物,大伙们都指望着它吃饭。小集团刚成立的各种难处在他们当时算是经历了个遍。那些丧命了都没能安顿好家眷的兄弟的名字苏沐秋能数出不知道多少,有一部分还是靠着叶修的身价钱凑上的。
当然,苏沐秋无论如何都有自己的原则的。哪怕这真的会断了嘉世许多财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叶秋的筷子。
那时候,有技术又不心高气傲的爷一只手数得清,苏沐秋更是亲口承认嘉世的第一高手是叶秋不是他。道上无数钱主砸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想夹叶秋,不光为了下地有保证更是为了自己的好名声。
苏沐秋偏偏一个都不答应。拒绝的干脆利落,完全和平时的翩翩公子判若两人。摆明了态度就是叶秋一辈子,只为嘉世。
叶修的态度…呵呵其实就是苏沐秋的态度。只不过他总会把嘉世换成别的。
苏沐秋,我这辈子,只为你。
闭门羹吃得多了各位就开始动歪脑子了。陶轩成了新的集火点。每天管账的他比谁都清楚叶秋的价值,并且相信只要自己在,嘉世会有更加大的飞跃。
可惜…可惜他连叶秋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陶轩就这样在煎熬中度过了两年。直到刘皓的出现,以及…

“当家的…这就是我找来的新人。h大的研究生,苏沐橙。”陶轩一边笑着一边向苏沐秋介绍,像是一个朋友间串通好的玩笑。
“哥…你不让我下地。我只能拜托陶管家了”说完做一个笑脸的苏沐橙把嘴贴到苏沐秋的耳朵边“你说…叶修等下会不会被吓到?”
苏沐秋心里面大骂了三声我操你妈然后从嘴巴里吐出无比温和的声线:“大概吧。”
“当家的…苏小姐非要来。见谅啊”一副十分抱歉的表情,看得苏沐秋牙痒痒。
“所以还有谁,一起带过来吧。”
“都是熟人,刘皓,贺铭。”
“这斗…需要那么多主力?”苏沐秋问。
“情报有泄露,尽早结束比较好。”陶轩一边说,一边指挥装备上车,“叶神已经到了?”
“嗯,老规矩。”
“当家的一路小心。”
后视镜中的陶轩依旧谦卑地鞠躬,像是在目送一个离去的亡灵。

评论(4)
热度(14)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