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 (6)

困…马上能结局了真好。


6



叶修默默和百花众人摊分好装备,反身问道“孙哲平,你们从哪边过来的。”
“原来打算走冥室进正门,里面那玩意太邪门看见山就往这边撤了。”
“又有什么东西。这斗里家伙也太超出常规了尽是些没见过的是吧文州?”
“少天还是少说话吧。”
“说不定是你太吵暴露目标。”张佳乐插了一句。
“你好意思说这个!你怎么不跟杭州小三爷组队比谁仇恨值高啊!咳咳咳…”
黄少天装病闭嘴是看到了喻文州和孙哲平同时扫过来的眼神,都挺凶的。
接着孙哲平说“人熊。如果我没看错。”
全场沉默。不谙世道的百花伙计小声问张佳乐“二当家,那什么,很危险么?”
“这么和你说吧,就我这尿性,能碰上都可以去买彩票了。”
伙计表示这话太冷可我一点都不想笑啊。
“呵呵”叶修笑。
“你笑什么笑!主事的,快说怎么办。”张佳乐骂。
“不就只有一条路。”叶修摊摊手,喻文州接着说“孙前辈想避开人熊遇上了我们,可之前的耳室都进不了主室。”
要么战,要么死。土夫子没有撤退的路。喻文州没说完,大家都懂。
“切,你们想什么呢!我是让他拿出个攻略什么的,盗墓教科书哈”最后几个字用力咬牙。
叶修静静地看了一圈,沉默半晌,吐出几个字:
“我主攻,你们见机行事。”
喻文州心里松了口气。叶修检查了大家的伤势后不准备拼个你死我活。那么,果然…么
“叶前辈…”他缓缓开口,被叶修打断。
“哥知道了,等会行吧?”把千机伞扛在肩头,指了指前方,隐隐约约传来野兽的嘶吼,眼神从慵懒变得集中,专注得让喻文州放弃了追问。
“孙哲平,跟上。”伞成枪状,被端在手里。张佳乐受伤挺重,只能让他代替掩护了。
从方才孙哲平杀出的幽径绕过列屏群山,面前横着的尸体,张佳乐全都认出来了。
“于锋,邹远,张伟,周光义,楚莫辰…”
名字一个接一个被念出,散落的地点明晰指出一个方向——危机在前。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注意力却放在了零星一旁的其他队员,半干涸的血迹中粘着一些狼毫。
对望一眼,心领神会:还有其他杂兵。只不过喻文州脑子转得更快,先锋季狼,大概只剩这个可能了。
回应猜测一般,长嚎突降,撕心裂肺让人发寒。细草抖动,树丛中窜出几只季狼,将喻文州黄少天张佳乐以及百花众人团团围住。面目狰狞,眼睛闪着幽暗的绿光,獠牙尖锐,白亮亮的四颗牙不齐整露在嘴边,带着进化成魔的妖性双脚站立,掌中有的是铁爪有的是狼牙棒。乍看真真是RPG游戏中的标准设定。
走在中间的叶修和孙哲平立即反身。
喻文州和黄少天背靠着背,像旋风一样扫翻众狼。有些体力不支的黄少天往喻文州身上一斜,故意卖出破绽。狼群一拥而上,攻击目标却被喻文州揽腰一转借力抬起脚照面门横踢。被放下的黄少天对看着他们的叶修比了一个眼神,过来当电灯泡小心烧死你哦~
至于张佳乐,在狼群离他还有三米之时另一个包围圈已经形成。百花的伙计提着大刀,平端胸前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他们的二当家。“掩护就拜托了。”留下一句,圆向外扩张,遇狼砍狼。那些想冲进来撕裂包围的野兽们又都无例外地被手雷和子弹炸得节节败退,弃甲曳兵。火药的硝烟阵阵弥漫,狼血飞溅,像未落地的花。
又见不屈不挠的妖物浴血奋战和人对砍,百花战士越战越勇,沾着血的大刀酣畅地品味美食。伤痛转为刺激肾上腺的激素,用身躯防御,以鲜血偿还,狂暴之下狼群的疯狂何止少了一分气势…
张佳乐打得最爽,一排排子弹稍纵即逝,趁着换弹匣间隙回应了孙哲平担心的目光:大孙快去快回啊。
一个定时炸弹轰飞的狼血点在他脸上,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灿烂的笑容像个孩子。
“看来你当家地位保不住了。”叶修拍拍孙哲平肩膀,嘴连烟都点上了。
“少说废话,开怪?”刀锋所指,怒气冲冲的人熊。随即跨过脚边一条明显的裂隙。
叶修一个飞炮冲得比孙哲平更早接近,格林机枪连发三下分别打在双脚和咽喉。人熊稍微停顿了下,反手一掌向叶修拍去,以为能将跳起下落的人类压在崖壁上,等手砸得生疼才发现偌大的熊掌里空无一物。千机伞变成忍刀,叶修挂在了墓顶倾斜的岩壁上。
同时孙哲平这个近战也已经感到攻击距离,人熊将手撞向岩壁的一瞬崩山击上前直击脚踝,配合时机地让人熊整个身体不稳向前倾倒。说是迟那时快,叶修恰好从人熊头顶掠过,螺旋的千机伞再抖,战矛一柄,借自由落体的冲击力给顶端的豪龙破军平添威压,整个尖头部分都插进了人熊后颈,大概有二十公分深。
用力拔出的同时人熊怒吼,双手猛地震击地面,叶修无奈只能从它身上跳下来,连带孙哲平出到一半的怒血狂涛也无辜夭折。以和体格不符的敏捷站好,满眼通红,几近成魔。
“啧,皮真厚。”孙哲平咬着绷带将刚刚又被划伤的左手随意包了下。
“也就这优点了,再辛苦会。”叶修站在更前面,烟还燃着,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要攻击后颈?”孙哲平问。
“等会再说,过来了。”说完起跳,千机伞收成一把细剑,三段斩全当成一个移动手段,接下去突然放开武器,双手冲拳,蹬在剑上向上历击人熊下巴。猛虎乱舞,名不虚传。
等叶修降落到地面欲拾伞时,人熊的脚掌从天而降。那人依旧处变不惊,翻滚进脚投影的区域,撑开伞面护成轻盾。伞面稍稍被挤压变形,孙哲平早已经爬上了半壁一招噬魂血手袭击人熊胸部,重心改变又一个倾倒,刚好和之前反了一个方向。
叶修瞅见形势反转,立马把千机伞变成炮筒,嗖嗖嗖热感飞弹一边攻击一边把他送回到安全区域。轰然巨响,是人熊摔倒的声音。
孙哲平也跳了回来,喘着粗气。狂剑士打法看似威风实则伤敌一万自损八千,让他硬抗了那么久叶修也挺抱歉的。
“我抢攻不到位”叶修不得不承认默契上的差距。
“账记他的就好了。”刀竖在地上,孙哲平摇手打住“完事了?”
“差不多吧,再补几刀。”
如叶修所说,第一阶段打完人熊的行动模式被摸清后确实少了很多负担。你来我往纠缠了二十分钟,叶修望了一眼其他人:挂彩肯定有不过没大碍,也就张佳乐快弹尽粮绝,不过对方也没差,应该能一起结束吧,放下心后拍给人熊一个落花掌。
谁知那一掌好像触动了什么残血开关,人熊不只眼睛通红,连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泛起红光,空气中的血腥味给人异样的感觉。张开大嘴,有什么不祥的光影要往外发射,瞄准孙哲平。
孙哲平发现了倒是坦然,使了个眼色让叶修继续攻击自己则做好防御姿态,严阵以待。
“咻”的一声,事态的发展超出所有人预料。大口对准孙哲平的人熊在光炮出口前突然抬了头,把它射向了远处,张佳乐的包围圈。
没有提醒,没有预告,人和狼都倒在了炮火下。无差别攻击,张佳乐也不能幸免。
行动的只剩下两位。孙哲平把刀丢在原地凭着本能冲过去,一言不发,冷静的是黑化前的沉默。还有,人熊的嘴开始第二发准备,这次却明明白白对准黄少天。
喻文州想把他拉走,恶狼们敢死队一般踊上来,叫嚣着让他们陪葬。
大概还有三秒,最多不超过四秒,喻文州估算着时间,试图想想自己还能做点什么。
答案很绝望,没有,时间太短了。何况大家都伤痕累累。喻文州苦笑,然后他紧紧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文州,别…放弃啊”黄少天的内伤显然比想象的严重。但他一如既往地相信,自己会活下来。
不到心跳停止永不言败,机会主义不变的真谛呢
忍耐,与坚信。
喻文州在第一秒拉过黄少天,躲过一个狼牙棒然后把季狼踢飞。
震惊!他看见了一直被阻挡在视线外的叶修,单挑暴走的人熊。
首先,千机伞变成未见过的镰刀模样,星落浮空!
交叉侧步,叶修闪到人熊面前,留下的幻影历历在目。
战矛一晃,龙牙暴击出血状态,瞬间完成的原来还有一个连突。
攻击不停,鬼剑士基本公招式,月光满月,斩击合二为一。
蘑菇云升起,喻文州却完全不知道叶修何时打出的飞弹。
快,实在太快了,肉眼已经完全无法跟上了!
他弄不明白叶修怎么做到的,喻文州只弄明白了一件事:人熊死了,三秒之内。
有太多话想和叶修说,喻文州扶着黄少天有过去。刚才的战斗地点,叶修靠在一块大岩石上,有根烟摔在地上,刚点燃。明明连这点力气都没有了,还是开了口,表情变得特别欣慰。
“你们…没事就好。”
抱着千机伞,叶修直接倒下去,累得不象样子。
远处听到张佳乐的声音“我没事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喻文州和黄少天相识一笑:活着真好。

评论(2)
热度(9)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