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远距离恋爱攻略

生贺才是我的第一生产力,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
·
·

远距离恋爱攻略

拉开一天序幕的,百分之八十都是手机闹铃。清脆的电子音有节奏地律动开,传到方锐耳中,把他从美梦中一层一层拨了出来。
啪,手伸到两个枕头的缝隙间摸着了魔音发源地,闭着眼准确地在屏幕上哗啦几下,戛然而止的铃声不愧于黄金右手的赞誉。
翻个身顺带把滑至腰际的丝棉被往上扯,再用力地盖在肩上,打算睡个回笼觉。
“再赖床就迟到了。还有你别抢我被子啊…”林敬言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成了第二个闹钟。边说边用脚钩被子的另一角,把新鲜的冷气鼓进薄被,覆在方锐的大腿上。
“再…睡五分钟。”
“不行。今天到你了。”林敬言起身拍拍方锐的小脸蛋,刚睁开的双眼眯眯蒙蒙看见一个放大的温和面孔,笑里藏刀。
斯文败类。方锐心中默念,抓起手机看上面的日期果然是双数,认命爬起来,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
当初林敬言十分恳切地提出要轮流负责早点,一时心软的方锐觉得自己也应该展现自己成熟的一面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唯一聪明一点的就是选了个双数,不过都是方锐自认的。
我特么,怎么就不能一辈子赖着他呢,他可是老林啊!
男子汉说话一言九鼎,踩着点把自己收拾了就开门下楼,把仍在床上的林敬言的那句毛没理顺关在了屋子里。
再见面已经是半小时以后,方锐把小笼包笼屉放在桌上的声音和林敬言关上厕所门的声音撞在了一起。细嗅小竹桶中飘出的肉香,满满幸福的味道。
“还热乎的,挺好。”林敬言无视一边的竹签子直接拿手拈了一个,软嗒嗒的薄皮却包裹着所有重量地立刻起来,不是刚出炉的汤汁被牙齿从皮中挑逗出来,温暖又不烫嘴。
“哪有你这样吃的,手脏不脏啊。”刚吃完,另一个已经被签子挑起放在嘴边。方锐笑得一脸灿烂地“啊…张嘴。”
然后林敬言就保持着十分滑稽地动作眼睁睁看着包子扔进了方锐嘴里“想吃自己拿啊,林大大。”
“我可以慢慢吃,倒是你可不要迟到了。方队长?”
“老林我们友尽了!”转头看墙上的挂钟还差三分钟,方锐像风一阵扔下一句事实飞奔而去。留下林敬言慢慢慢慢消灭剩下的早餐。
方锐当上兴欣的队长是理所当然的事。苏沐橙所代表的黄金一代基本都退役,不论资历还是技术方锐都是众望所归,然后副队的位子就由乔一帆接任了。
十三赛季的联盟大换血,王杰希黄少天两位打过总决赛的神级选手同时退役,取代地位的分别是同职业一直在培养的高英杰和卢瀚文。蓝雨还有喻文州撑着无伤大雅,可高英杰的性格让很多人都对微草的未来抱有兴趣。
如此一来,乔一帆这个“前辈”便成了职业选手那帮老妖精们戏弄的好对象,纷纷拾叨着让他篡位别让那个跑火车的猥琐气功师独揽大权。粉丝圈也不知怎么的一直在刷一帆快当上队长圆我相爱相杀设定云云。
方锐每每这个时候总会认真地起哄:对对对,我就应该当一辈子副队长。最好是呼啸的。然后把最后六个字删除回车发送。
“开始训练!”到了兴欣,方锐把思绪收回,故意忽略八点的时针已经过了四分钟。
职业选手的日常,就是普通人都期待的玩游戏到手软,字字不差。长年累月的接触下来才发现,就算是游戏,可也不是闹着玩的,诶?
最先完成的是唐柔,悍将一枚,在这方面却也从不忽略基础的重要性。接着乔一帆副队长保持一贯的记录,包子难得地快了一次,莫凡紧随其后,再下来,就是方锐了,因为他迟到了么。
“罗辑,有待加强啊。”活动活动手腕,环节声音咔咔作响。
“加强,肌肉么?”包子插话。
“都…可以吧。”方锐懒得和他讲明白。看时间想着接下来的任务。“基础的先这样,接下来每个人做各自的强化项目。”
方锐一个一个从队员电脑后走过,颇有高中老师巡视同学信息课不要玩游戏的味道。然后方老师惊奇的发现,你们居然连鱼都不摸,怎么当的职业选手!
“方锐怎么就你还在偷懒。训练呢?”敢这样说的世界上没几个,叶修算只不过这次进来的人,是陈果。
当然她也不是真的责备,主要是为了调侃站在她旁边的林敬言。
身旁的男人扶了下眼镜,“方队长是在找我么?”倚在门边和方锐想看两不厌。
“对对对就是你,给我倒杯茶。”
乔一帆的一句我来直接被方锐的眼神射杀腹中。
“你怎么那么神呢…”陈果一边感慨,一边把要送的慰问品端进来,方锐那个冷暗雷的马克杯里面装着绿茶,热气袅袅。
眼角抽抽,兀自坐回自己的位子,继续练习。
“该干嘛干嘛,别老看我。”感觉到来自背后的目光,方锐当真不爽。
“你刚刚那个技能放错了。”林敬言俯身在耳边吹了一句,走了。
靠,不是你我能这样么!
可以林敬言听不到。他开始做他的工作,技术顾问。说白了就是打杂的。
原来这活是叶修来的,但他自从发现林敬言和莫凡沟通得似乎更顺畅之后就找了个借口回家了。
得了吧,一山不容二虎,哥有意思留这看你们俩秀恩爱么。
新人的问题基本不会出现了,可关于荣耀十多年沉淀下来的各种经验,林敬言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
而关于配合问题。
“包子,刚才那个板砖晚半秒更容易中。”
“那得遇上多卑鄙的队友啊。”包子练习配合的是气功师。
“有的,相信我”林敬言用力拍拍他的肩,听见有人唤他的名字。
“林…敬…言…”
“怎么了方队?”
“空调开大点,热!”
“好的好的,现在呢?”
“行了,帮我去拿个快递。”
大概十分钟后,“老林老林,阳光照进来了。”
“刚刚不是队长叫拉的窗帘么”包子问
“嘘…训练”莫凡答。
二十分钟之后,“林大大打扫下屋子吧”
“林大大这个键盘积灰好严重啊!”
“林大大饮水机是不是该洗了”
乔一帆终于默默挪到了正在拆饮水机的林敬言旁边,“前辈,队长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啊…”
“啊没事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老林你!胡说什么呢!”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的方锐顿时跳起来
除了唐柔,其他人都一齐抬头看热闹。
“嗯…平时在家楼下卖早点的那辆车没来,可能老板娘不舒服吧。”然后方锐为了买到正宗的小笼包多跑了一条街。
所谓正宗,叫做有n市的味道。
“谁叫你!今天那么晚才叫我…”方锐把小嘴巴嘟得高高的一件不服气。
“请你吃鸭血粉丝行了吧?”
“去去去!”
所以方锐大大,你的自尊心呢。被扔下一句带着继续训练的乔一帆在空闲时和高英杰说了几句,第二天收到b市正宗的便利糖葫芦就是后话了。
方锐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嘴馋真的很要命。不然他也不会和林敬言绕大段的路去一个开车太近走路颇远的小店铺坐着了,虽然老板的口音让他听出了林敬言也有的调调。
既然吃了好的也绕了路了索性多走几步散散吧…抱着这样念头的方锐拉着林敬言往回家的反方向走。
方锐作为g市人不怎么能吃辣,但他总喜欢往粉丝汤里再加一勺红油,学林敬言的。
爽完了的小嘴总会红嘟嘟像被干了什么事,然后他就喜滋滋地把脸蹭到林敬言旁边“不把罪名做实么林大大?”
这么一个小妖精你能忍得住?挑在无人小角落已经算最大的让步了…
充电完毕的方锐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迟来的早安吻,牵着林敬言宽厚的手一晃一晃向前走“好像就这附近,上次张佳乐给了我一个什么咖啡厅的图片,说蛋糕不错。”
“是不是那个…嗯?”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方锐惊讶得快跳起来。
“张佳乐?!我操!我要打电话…”话还没说完,林敬言举着的手机已经出来了系统女声。
“孙哲平打不通。”
“唐昊那小子反了!他是想死么!老林跟上。”说完抓起林敬言拿着电话的手,朝张佳乐和唐昊在喝咖啡的位子冲过去。
任风儿在耳边喧嚣,林敬言路过超市的时候发现薯片居然不是半价。
方锐一步一步踏在他面前,有点追不上的速度,大概有点老了。
手被紧握着,不管跑得多快都还被联系在了一起,这辈子别想逃。
明明就两百米的距离被方锐一闹腾整得和私奔似的。不过就由着你吧,谁让你是方锐呢。
当方锐一巴掌震得桌上张佳乐的咖啡撒掉的时候,林敬言扔这样头痛地想着。
“所以说,他只是在找你恋爱咨询?”方锐和林敬言入座,听张佳乐一句话解释误会,端起了杯子“说吧,哪对的”姑娘。
“孙翔。”
“噗……!!!!”
得了,二号桌再加一杯咖啡。
“不是,唐昊,你脑子搭错线了啊。”方锐一边说一边配合着林敬言擦拭的动作昂起头,像一只被宠坏的泰迪犬。
“你有什么立场说我…”
“老林和那个二货能比么!”话没说完看到唐昊一副要掐起来的表情接着往下“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你干嘛找张佳乐啊,你想追个三年还是五载?”
“喂…”一直不言语的张佳乐吱声了。林敬言赔罪地笑笑把刚上的咖啡推过去。
“他…好歹算是个前辈吧。”
“那个好歹是怎么…”
“唐昊…你真好意思当呼啸的队长。”方锐摇摇头地开口“问吧,让你知道什么叫前辈的关怀。”
唐昊看了一眼林敬言,咽了下口水,把方锐晾在了一边“远距离恋爱,难么?”
“嗯…不难大概”林敬言推敲了一会回答
“难道不是应该先问我们对性别的看法么?”回答方锐的是唐昊用这还用问么的表情扫射他和林敬言的眼神。
“我比较好奇你怎么会喜欢上他的…之前问你都没说清楚。”
“那个二货,挺可爱的不是?”唐昊笑得有些傻。
“哈?!!”张佳乐和方锐异口同声,林敬言一直扶额重复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不讨论这个行不行…”唐昊难得用那么无力地语气说话,看得出他心里其实也挺不愿意承认的。
“…行。”
“不会不方便么?”唐昊问
“啊?”方锐说
“我说异地恋啊!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又泯了一口咖啡,把头转向林敬言。
“不会不会!有手机可方便了。”张佳乐插嘴。
林敬言开始回忆,当年在霸图,除了正副队之外的另一道迷人的风景线。基本只要不是训练和比赛,手机都不离手的,用飞快的手速噼里啪啦,对着屏幕傻傻笑的两个人。只不过自己是黑莓低调奢华而张佳乐的诺基亚万众瞩目。
“能有什么好说的…”唐昊表示不服。
“那可真是多了…老林每天都有早安晚安的”方锐凑上来,开启黄少天模式“还有遇上好玩的事会告诉我啊,比如今天韩队收了多少钱包张佳乐平地摔了多少次一样哦哦还有论坛上看到的留言也会告诉我呢尤其是林方大法好!”
“就是…虽然我不太赞成孙哲平天天打字不过那家伙还真是固执得要死啊就算不发消息也要打电话过来说听听我的声音…”
“那是什么啊恶心死了你们两个…”方锐捂着肚子笑得不行。
“其实老林手机里面有好多你的语音记录以前就天天听你信不信”张佳乐开始不由分说地揭短。
“你有没有试过发这些?”林敬言问
“被那个逗逼当成是惩罚游戏了没劲。”
“聊日常呢?”

“在干嘛?”
“训练啊不废话”
“做些什么?”
“你是来打探情报么唐日天,当我没脑子啊滚!”

“休息的时候?”
“那家伙,自从去了轮回就没怎么休息了。”唐昊微微苦笑“你们都不知道,他早就不一样了。”

“也许你可以试试…和他聊聊叶修…”
“这个主意好!”
“不愧是我的老林,么么哒~”
“记住了。除了手机之外呢?”

“那当然有空要见对方啊”林敬言开口
“都打比赛…哪有空。”
“打完不就有了,飞哪都行。”张佳乐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有飞机就是方便哈。一周能见个一次”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家孙壕一样把飞机当的士的啊!方锐想到自己在兴欣第一年的待遇,痛心疾首。
“林前辈有去过么?”
“没那么频繁,也还是有的。”
“而且这个人,每次来都不打电话自己从机场跑到上林苑,半夜两三点啊!你怎么那么拼…”
“为了让你睡得好点啊”
“你来了我还睡什么觉!”
“咳咳咳”张佳乐打断“总之你条件很好了,n市和s市那么近,动车就一个多小时吧?”
“有机会的话,可以追着去看比赛的…”林敬言说得比较含蓄,毕竟职业选手能看的只有自己被淘汰的季后赛。
“感觉有人在身边,不论输了还是累了都很开心啊。”方锐怀念着总决赛的短信,窝心地倒在林敬言身上。
“世界联赛?他不是要参加么?”张佳乐完全没反应过来。
“乐乐,不是所有人都能当孙少奶奶的”方锐握着张佳乐的手,含情脉脉地告白。

“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
“重点在于看他的心情怎么样吧…”
“比如我在呼啸那会…”方锐目光仇视地盯着唐昊。
“轮回,好像挺有下限的…”
“小子我看你不爽很久了要不要来战!”
“也许他不会表露出来你也要学会感受啊”张佳乐补充。
“比如说?”方锐眼神放光
“欲求不满的时候…”看着方锐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张佳乐上前撕他的嘴“我是说打游戏不过瘾!!!”
“这样啊~”方锐一边说一边无辜望着林敬言“老林你有没有欲求不满?”
“走点心行不行!!”唐昊无奈地咆哮。“你们觉得那家伙有那么纤细的神经么!”
“没有!”干脆利落,不假思索。
“……留你们何用。”

“会不会有阻碍?”
“你是说世俗还是别的…”
“别的吧…繁文缛节懒得管。”
“这你问张佳乐吧…全联盟最奇葩的一对。”
“冠军…么。”
“你别钻牛角尖,有没有的都能谈恋爱!况且你们不是都没有么…”接着方锐就把手塞到林敬言掌中“不过冠军是我的,我是老林的,冠军就是老林的~”
“啧啧真敢说”
“谁让你们两个非要拿了冠军再摊牌持续整整五年把自己给憋死了才肯低头啊!早不浪费那么多时间你们现在猴子都该有一窝了!”
“我…反正我心里有他,够了。”
“被你们这样折磨了十多年的我真够伟大的。”
“老林你可是我最好的闺蜜……”
“姓唐的你记着,我就算当年在呼啸那么辛苦,都没有后悔过自己不让老林留下来。”
“什么都怕什么都做不了的啊。”林敬言承上总结。

“最后一个问题,该怎么表白?”
“这特么不应该是第一个问题么!”
“行了行了快说。”
“我想想,林大大我当时说什么来着了?”

“老林我刚刚和他们玩惩罚…”
“我愿意。”
“欸?我还什么都没说。”
“因为我不希望只是游戏啊…”
“那我要吃一辈子鸭血粉丝汤。”
“下辈子都行。”

“我去这也可以,你居然也有像小绵羊一样的时候。”
“打什么岔,说你的呢…肯定就是一堆花一个戒指‘要不要来个组合过日子’”学着孙哲平的语气清抬张佳乐的手,然后被糊了一脸。
“他说一句不想等了,然后我也是。就没了。戒指什么的老早就给过了,是生日还是什么啊太多了记不清…”
“所以…就没有一个正常一点的么?”唐昊听完两边,一个头两个大。
“其实,你只要跟着心走就好了。”林敬言说“我们都这样过来的。”望着方锐深深地眸子,突然亲上去“像这样”
“那我现在怎么做得到啊…”
“那你告诉我,”张佳乐双手拉着唐昊的肩膀,两眼对视“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见他。”
“打电话叫他过来呗”
“啊?”
“快点赶紧的,时间不多了!”张佳乐甚至拿出了百花副队长的驾驶,一如好多好多年以前。

“喂—?”故意被脱长的声音,孙翔还是一如既往切揍啊
“你现在在哪?”
“宿舍。”
“来h市吧,我等着你。”
“哈?凭什么?!!”电话那头莫名奇妙的表情都能想得出来。

对啊,凭什么啊。唐昊突然顿了一下,这都什么展开啊?
下意识望了下张佳乐,却发现三人都没有动作。
僵了一会,林敬言最后还是很好心的比了个嘴型
Follow you heart .

“凭什么?就凭老子喜欢你。”



评论(23)
热度(80)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