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西寡 (5)

最近好像写的都是双花,然后隐黑花?差不多可以像主线迈进了哦耶…
为了新坑要把这篇写完。军训梗有人喜欢么~?
以下正文。

·
·
·

5

张佳乐在心里骂了一句操。至于么?钱多了不起啊。接着想羊毛出在羊身上能快点结束不要炒高价格就好了结果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一轮又一轮加价。
又翻了五倍的底价了,张佳乐十分不爽。你说这都什么事啊我自己的聘礼多少是你们能定的么!呸呸呸谁要嫁孙哲平啊。
上半场很快结束,张佳乐心力交瘁不想去管到底是多少钱了。至于正主孙哲平更加不会管。
有人猜测孙哲平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点天灯看似是求爱实则在为百花造势。毕竟人不跟老九门似的根基深厚,重复佛爷干过的事既向前辈致敬又在宣扬:他们能干的我也可以。
道上传言总是最会颠倒黑白的存在。孙哲平坐上那位子完全是一时兴起。
他不过是看张佳乐瞅见宝贝的眼神之后想要送给他罢了。孙哲平的人生信条就是,张佳乐想要的,就算天上的星星也给他摘下来,那么这个比起星星还是简单太多了。
等他后知后觉发现这玩意特别衬景的时候又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呵,真巧。
下半场在十分钟后开始,大家看玩得差不多了也给面子地没再加价。张佳乐终于也要是不是自己摇摇铃。
停跟的人越来越多,旗袍姑娘转身也有了规律:有一家一直在和孙爷叫板。

解家。刚好正对着百花的席位。

解雨臣笔直地定在椅子上,按着手机没抬头。身后站着个一身黑的伙计,每次都跟着张佳乐加码。大半的脸被墨镜挡完,剩下的嘴笑得邪魅又欠揍。
张佳乐在对面看得一清二楚,恨不得直接冲过去。估量了这的保安才好作罢,耐着性子又摇了一下铃。紧接着黑瞎子也跟上,此消彼长,好不热闹。
叮,叮…张佳乐越摇越快,对面还是不紧不慢地跟着。笑变得更深,隔着墨镜下的眼睛洞悉了张二当家的炸毛一般。

孙哲平招了一下手,唤来一个管事的。耳语一句那人又毕恭毕敬地退下了。
马上有人对计价的传话,本来还镇定的表情立马变了。那边黑瞎子摇了铃,计数又加了一道,张佳乐连忙跟上,却没看见电子版有反应。
“咳咳,孙爷说,加价太麻烦,直接翻倍。”话音刚落,本来就炒得离谱的价直接乘了一个二。
那些个没见过世面的新人吓得直接“哇”了出来,有点资历的也在扶额摇头,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会场的视线这回放在了解家,黑瞎子仍是一副要看好戏的表情,手放在铃边。要是这一下下去,可真有点玩脱了。解当家要怎么办呢?

解雨臣像是听到了众人的呼唤,把头抬起来。环顾四周,望向了铃铛的所在。

瞎子,我渴了。
得令,花儿爷。

一瞬间,黑眼镜已经提着上好的青花瓷壶在斟茶。铃铛形单影只,没人去理。
解雨臣喝下第一口碧螺春时,锤音轰然。
靠!
全场都被这戏剧性的神转折雷到了。黑瞎子你就是无聊来砸场子的吧!说撤就撤要不要那么干脆!虽然他们没在斗灯那种情况下停喊也是合乎常理,但他那种好像在玩的无所谓态度是怎么回事啊!解当家真是收了个神经病…
张佳乐气得想杀人,那么多钱他看着就肉疼。特别想找黑瞎子理论,他是故意的么一翻倍就停了。刚迈出包厢,被门口的孙哲平拉住,刚刚刷完卡。
靠,钱都交了,人我还没揍呢。
“进来,有事说。”
“干什么啊!”张佳乐现在不想和孙哲平说话,一点也不。
“拿着。”那束花被丢过来。
百花就这么被张佳乐捧在手里,低头看一眼他才终于想起来这一切是因何而起。
不是不知道孙哲平想干嘛,被那边气得一下子全忘记了,连害羞都是。
重拾一切的张佳乐死死地盯着花,“嗯”了一声。
“张佳乐,”孙哲平头凑过去“咱们去登记吧。”
回答是张佳乐微乎其微的“哦。”,只说给一个人。
“孙爷,这凤冠送给哪位?”饭店伙计适时问了一句。
孙哲平亲了一口张佳乐红透的脸颊:“这个啊,送去给你们乐…”眼瞟到张佳乐手中的一百朵花,突然改口“不,花儿爷。”
张佳乐嗔怪地抬眼对上孙哲平腻不死人的温柔。玩味又忠实。

当天晚上,凤冠被送到了解府,伙计遭莫名枪杀。
第二天,张佳乐挟亲信奔赴云南。孙哲平公事缠身,一忙几个月。

“所以张佳乐你就因为那个逗逼伙计弄错直接有人了?啊哈哈哈哈人家后来不是都送回来给你了么小心眼你怎么那么蠢。”
“黄少天你闭嘴。”
“我看,他就是婚前恐惧症。”
“叶修你闭嘴!!!”
“看来前辈真相了^_^”
“婚前恐惧,那是什么?”孙哲平投一个目光给叶修,对方笑而不语。
“哎呀就是虽然他很喜欢你但没做好结婚准备一不小心答应了你不知道怎么办才像个鸵鸟一样逃避现实的精神病。”
“你才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病!”
“其实就是他害羞了,抓回来亲一顿就完事。”
“大孙你别信叶修乱说!你你你离我远点,孙哲平!别过来!唔…!!!”
没有废话,孙哲平直接把舌头撬进张佳乐嘴里。不论叶修说的是否属实,之前推开那次没过瘾都得补回来。要不是围观的太多,遵从野兽本能的他会直接把张佳乐给办了,反正这里风景好而且又不是没在斗里干过。
说不知道张佳乐什么心思是假的,本来决定下完这个斗就去抓人,谁知道老天直接送过来了。
静默的一分钟,张佳乐终于决心放弃那些死傲娇,疯一般回应孙哲平。互相的思念一点都不比对方少,每条短信都记在心里,每天都在骂怎么还不来接我一个人回去多尴尬。
爱如潮水,爱欲如洪水。当孙哲平把手伸进张佳乐衬衫下摆时,叶修大声咳了一句。
“咳,休息得差不多了,继续出发吧。”
“行。”
“快走快走别耽误时间。”
两个人迅速分开,一个看南,一个望北。
“孙哥,终于找到你了。哟怎么你们也在?”百花的伙计指着叶修防备万千。
“我还想问呢。说好的大小眼呢?”
“谁告诉你的谁告诉你得谁告诉你的!文州明明说的是传到北京,北京懂么!百花义斩还有皇风也都在的好么好么!!”
“别吵了,两家合作,我说了算。”张佳乐霸气震场。帅不过三秒,向孙哲平眯了个大大的鬼脸。“行吧?”

评论(2)
热度(9)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