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昨日重现

以前写的,放出来。
小短篇,给自己一块糖。







昨日重现


离开百花已经好多年了,张佳乐还是习惯在id里带个花。
乱花渐欲正拿着一个手雷向前方的野图boss奔去,但显然操作他的人正心不在焉。
没有那缭乱的百花式打法,单纯地闪避、放招。除却走位精妙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无异于一个普通的高玩。
毫无疑问,张佳乐在滑水。

反正只是网游,自己身上又没有银装。
不禁感叹自由身的惬意,没有磨人的训练,火大的战绩,以及夺冠的压力。
同时再也没有机会体味这些了。张佳乐退役快一年。现在是十四赛季,他的而立之年。
书架上摆着曾经最荣耀的时光。四个职业联盟亚军奖杯,百花,百花,百花…
最终还是抱着遗憾和百花缭乱告别了。

张佳乐的幸运E就是像嘉世曾经的不败一样深入人心的存在。

霸图的奖杯没有摆出来,即便为该队效力了三年,他还是克服不了百花和霸图共存的违和感。
果然最有感情的地方还是那个从副队到正队的百花,或者是只当副队长的百花。

又开始想念孙哲平了,混蛋。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短信。那家伙怎么可能干这么麻烦的事?
自嘲地笑笑,想着自己要不要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能说点什么。
没退役就好了,至少还能嘲讽一下义斩的战绩。

他也不知道孙哲平为什么还不退役。虽然他每场比赛只打第一局个人赛,没压力也不会伤手。
但他也老大不小了呀,鬼才信他说的什么为了养家糊口。
还偏偏只呆在义斩这种季后赛都有些无望的小队。

看看张佳乐,在霸图养老院混了几年之后挣的钱真的够他养老了。

现在每天只用睡到自然醒,在网上随意写写攻略,努力做个银装(…)打发时间。
闲得让人想骂脏话。
操,怎么只剩我一个人了。

发愣回来,乱花渐欲独自站在空地上,有死者的血迹没来得及刷新留在周围。
司空见惯的事,频道里有一条消息:boss被带走了,跟上。
公会频道,隶属百花谷。

现在的人打boss都爱群攻。也难怪,僧多粥少,只有集合起来才能稍微见一眼boss的掉落。
想当年还在二区的时候,貌似曾经和孙哲平两个人杀过boss,45级,我们带等级压制。
回忆是开了闸的洪水,唰啦啦,哗啦啦。

偶然遇到的时候孙哲平还开心地说“张佳乐这绝对是你人生最幸运的一天。”还没说完另外一团人已经冲出来“老大!就这!45级的!”
“张佳乐你个祸害!”孙哲平骂了一句遍去开怪,张佳乐懂他的意思。
百花式的掩护瞬间炸开,孙哲平把boss带走,临前给张佳乐一句:小心别死了。
明明他才是半血被动血气召唤,谁更容易死?
当然是boss,孙哲平一个人杀的,张佳乐连个补刀的机会都没有。
上电视的时候张佳乐已经离开分手地有一定距离了,人群散开也是个四周遍血的光景,就一个人。

【你在哪呢,找不到你。】
【那我来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给坐标,快点别浪费时间。】
【我在你后面,转身。】
【孙哲平你的…】大爷没说出来转回头的百花缭乱真的看见了落花狼藉。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啊…】一句话说地有气无力。
【刚山上看到的,来分东西。】
后来其中的一个宝贝成了寻猎的扳机,真真应了孙哲平“最幸运的一天”。

所以,我现在真要衰半辈子?张佳乐非常不服气。寻猎都不在手上了,自己的人品给了别人做嫁衣?
发现自己又走神了,非常抱歉地和团长吱一声,团长发给他一个坐标。【boss在这,火拼挺严重的。】
需要支援,张佳乐决定将功赎罪。百花式打法,起。
谁知道他居然被卡在了半路上,自家兄弟一个一个倒下,不得不承认有一种波澜壮阔的美。
前方堵路的,对手家的狂剑士。大刀阔斧,玩家的尸体像花一样散开,落英缤纷。
葬花——张佳乐不由地想到。
职业级水准。不过,自己会怕?
一边炸飞对方公会的人一边向狂剑士奔去。对手有点难缠,很狂,很傲。只是狂得乱中有序,傲得又不动声色,时间倒是被耽误了不少。
结果没得到支援的百花当然还是不能改变boss被别人击杀的事实。
操,张佳乐大骂。

【辛苦了,boss被抢了】团长那边发来消息
【没事你带人来这边,掩护撤退。】
【你在哪啊?】
愣了一下,张佳乐发现他刚把对方当成孙哲平了,一定会找到他的人。
为什么会犯那么低级的错?
【哦。xxx,xxx】眼前的狂剑士给了他答案。野蛮,狂暴,虽然风格有收敛,但他还是分外熟悉。
熟悉的职业,熟悉的尸体,熟悉的场景。
【算了,不用来了】【?】
人都死光了,自己这边的。而对方,正站在尸体堆旁,浴血对乱花渐欲伸出了手。
一如多年以前。
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乐乐你一动不动地,又在犯什么二。”

叶!修!你大爷!!!

“好端端你玩什么狂剑士!”不开麦吼回去,难解心头之恨。
“被哥的身姿迷住了?谁规定狂剑士只有孙哲平能玩啊?”
“退了役还来欺负玩家,回你的第十区去!”张佳乐恼羞成怒,顾左右而言他。
“诶诶你不会把我当成孙哲平了吧,怎么可能…”
对啊怎么可能呢,张佳乐自己都知道是痴人说梦。
“人家刚来完记招会,怎么着都在路上。”

咔嗒一声,开门的声音。
“乐乐,我回来了。”

风尘仆仆回家的孙哲平没想到自家恋人迎接他的第一句说的是另一个男人。
“孙哲平,叶修他欺负我!”
“哎哎你别人孙哲平一回来就小媳妇似的撒娇行不行。孙哲平你怎么会和一个那么二的人同居啊”在秀恩爱面前,叶修都能被逼成黄少天。
“我乐意,来战。”敢欺负我家…乐乐。孙哲平一边想一边啄了一口趴在他身上的张佳乐。离得很近的麦将水渍声在线直播。
在张佳乐瞪着眼睛发呆的时候,再睡一夏已经和叶修的狂剑士进房间了。

“再来一下你才醒得过来?”孙哲平回头弹了下二乐的脑门。
张佳乐不会知道在他刚刚的无意卖萌使孙哲平决定将那个一进门直呼别的男人名字的惩罚从晚上提前到五分钟之后。
张佳乐良久才从刚才在叶修面前秀恩爱的震惊中回神,孙哲平什么时候那么开放了?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你你你怎么就回来了?!!”
孙哲平没回答,直到他荣耀了叶修之后才抱起张佳乐,往他耳朵里吹了口气。

“想你了。”

被带进浴室的张佳乐,缴械投降,全程无抵抗。
“欢迎…回家。”失去意识前的张佳乐最后小声呢喃道。
春夜绵长。

评论(6)
热度(25)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