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 西寡(4)

最近都是双花专场啊哈哈哈…萌伞哥的再等等。
保佑我明天学生会面试通过吧!然后我更一发大的~



4

嘿…反正大家都要休整,顺便来偏偏八卦。叶修撑开千机伞,像个蘑菇一样蹲着。黄少天也是依偎在喻文州怀里,后者神奇地从包里拿出一包小零食投喂。

“乐乐,别闹了。”
孙折平起身拍了拍土,一步一步靠近张佳乐,在人退无可退坐在巨大岩石上之后,膝盖抵在他两腿之间及其暧昧地地下了头“先上药。”

张佳乐的火气蹭蹭蹭往上涨。

哼地一声别过头,任由孙哲平动手动脚,忍不住疼传出的“嗯啊”声使远处的黄少天浮想联翩。

“文州,我也疼。”装模作样地捂住胸口,黄少天狡黠地眨着眼睛。不会放过任何机会的喻文州满意地堵住了黄少天喳喳的嘴。

人生苦短,需及时行乐。

再说双花,张佳乐早在孙哲平挥着大刀赶来,或许是更早以前就不生气了。至于他愤然离开北京的原因,说起来是一个浪漫的错误。

年初二月,百花张灯结彩准备庆祝他们二当家的生日。多少岁是记不清了,但谁都知道张佳乐是个喜欢热闹的主儿。每每生日,在伙计们眼里那可比春节都高兴。为啥?春节大当家才不会发红包呢!

时隔多年,他们两个人的佳话不说多,十个有九个都是内部传出去的。因为实在闪得不像话,结果不知道是那个多嘴的喝醉了酒。竟然借着胆子朝着孙哲平吼了一句“你们怎么还不结婚!”

一语激起千层浪。直至孙哲平脑袋上的青筋都吵了出来众人才纷纷闭嘴。

不过孙哲平还是记住了一句,生日求婚霸气十足。

然后他就让手下准备花去了,送到明天的日程安排点。

新月饭店。

张佳乐和孙哲平统一的衬衣西装,被饭店伙计领着上二楼。前头的人也是傲气纵横,打着电话在上了楼之后拐向他们厢反方向。连保镖都特有个性地插着裤子口袋,从后面看上去一身标识的黑。

孙哲平歪了歪头说“你也穿个粉色衬衫,试试?”
张佳乐翻了一个白眼,刚好对上解雨臣凌厉的眼神。
“呵呵。”一句不说地超过孙哲平,忿忿占了百花的主位。
孙哲平也不恼,接过手中的花束递到张佳乐面前。“爷,给你的”伙计嘴角装得那叫一个有模有样。
“发什么神经,那么多花,想干嘛?”张佳乐接过来捧着,数都不用数,整整一百只。
“呵呵,你等会。”孙哲平就这样站着,抽了跟烟也没人敢拦着。

不久以后,拍卖品开始巡场了。

其实张佳乐是不爱管生意上的事的,以往的拍卖会他从来不来。只不过今天刚刚好自己生日,多陪陪孙哲平这种话他说不出来,只能借口视察工作了。

所以这重头戏到底是什么,他可是一概不知。

真真当货在眼前扫过,张佳乐的眼神才褪去了敷衍,换上了土夫子最常见的,对宝贝的渴望。

这是一顶凤冠,九龙六凤。年代是唐朝,归属已无法求证。金丝绕成的盘龙被翡翠贴出的凤凰包围,配以明珠宝石,灯光璀璨,丈茫生辉。含蓄却不失高贵,霸道又暗藏柔情。那是只用于古代皇后册封或大祭祀时才请出的头饰。

为什么这样一件宝贝会到这里已经不是在座所关心,离宣布拍卖只不过三十秒,价格已经是起始的四倍。

听铃的旗袍女依然敬业地不停转身,张佳乐还在估量着这玩意的最大价值,没留神注意到孙哲平已经从站变成了坐,在每个包厢都没人的那个位子上。

铃铛被送了过来,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那个小小的灯一同转向了孙哲平。

一片哗然。孙大当家,要点天灯?

好多年没见过热闹的各位爷,都开始小声议论着。点天灯这种事,上一次见大概是十年前了吧?再说这孙大少爷的居心,凤凰之冠,实在太昭然若揭。

“喜欢么?”孙哲平不大不小的声音,刚刚好传进张佳乐的耳朵里。



————————————
谁来教教我怎么写出大孙酷炫狂霸拽的气质嗷嗷嗷!
评论(3)
热度(14)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