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paro】 西寡(2)

达令考试辛苦了这是福利【快说爱我^_^】既然你生日都过了我就慢慢写呗~
顺便题目其实是西湖寡妇组的意思【泥垢
下章双花上线不打tag了。食用愉快





第二天一大早,吴家伙计就把弹药送了过来。众人准备得差不多决定出发。

根据喻文州的推测斗地处江西边界,埋着战国时期莫名奇妙叛国的将军。新时代的土夫子对这方面没那么讲究全当听个故事,反正那么多年过去了什么斗用的都是那些个方法。

一路上旅途顺畅,火车不比飞机,况且喻文州做事一向稳妥。黄少天的名剑和张佳乐的手枪都稳当当地放在了卧铺的床板底下。至于叶修的武器,当被问及时他不在意地回答“没问题不碍事”
过安检的时候平平安安,张佳乐对黄少天说“不会是塑料做的吧”
叶修见怪不怪地鄙视“它就只是一把伞而已,至于么”
谁信啊!

一路坦途,张佳乐对此十分满意。
“得了吧也就只有你会在下去前老吃坏肚子。”叶修如是说。
“叶修你不提这事能死?”
“还有多久啊还有多久不是说离村子不远吗咱们可走了快三个小时了这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么孙翔都能打通超级玛丽了你不会带错路了吧啊啊啊?!”
“路线是你家那位定的…怪他咯?”
“切文州怎么可能出错么么哒~”后面三个字是对着喻文州说的。
“我觉得到了。”被点名的人观察了一会地形儿,站住了脚。
“我看靠谱。”环顾四周,一路上没歇过的叶修立马点了一根烟。
“你们觉得对就行,反正别让我找。”然后张佳乐看了眼手机,没有短信。
“来文州,点个穴。”叶修找了片空地坐下来,乐得浮生半日闲。
“叶神在,哪里需要我?”

喻文州说的不是客套话,当年苏沐秋和叶修独闯天涯的时候创出了无数更加适用于现代人的风水学方法。寻龙点穴的理论更是由叶修提出来的,也因此种种他成了道上传说的【盗墓教科书】

“还真是不让人休息一刻钟,我看看…嗯就张佳乐站的那,挖吧。”
“叶修我日你大爷!”堪堪躲过黄少天划过来的洛阳铲,张佳乐把手机摔在了地上。

“坏了吧?”
“一定坏了。”
“不会吧,那可是诺基亚。”
“他可是张佳乐啊”

“你们闭嘴。”张佳乐捧着手机的尸体,拒绝工作。
剩下三个人在他默哀的时候动手干活。
“哎哎通了通了,还是墓道啊我操!叶修你原来真的不是在报复张佳乐啊”黄少天一用力掀开最后一抔土,撂下铲子拥抱喻文州。
“你明明是和你们家文州眼神交流过才开工的,有必要那么惊讶么。”
“只能说张前辈运气太好了…”喻文州不在乎灰头土脸埋在他怀里的黄少天有多脏,拍拍头给他擦擦汗向张佳乐二次补刀。

叶修腹诽,这心太脏了。
运气再好有人敢在张佳乐脚下动土么?别说还真有…

懒得搭理张佳乐的小情绪,土夫子再横,到了地下都会打死十二万分的精神。
他们可是职业盗墓贼,你以为呢?

下了地,顺利进入墓道。不错的开局,观察方向。左边的路在不远处被石头堵死了,想是之前地震或是山体滑坡之类造成倒也正常,没有争议地集体右拐。

墓道修得很朴实,喻文州推测这里连通的会是后室。而且是为了让造墓的后代逃脱用的,只要结实不求华贵。叶修挺开心“到了后室就能直通主墓,多幸运。”

壁画一开始不算多,大约前进了半个小时,打头的叶修停了下来。

“怎么了?”第二的张佳乐最先察觉
“变窄了。泥土的味道我不一样了。”
“快到后室了,大家小心。”
“文州文州那里有壁画你要不要研究一会,难得来到战国墓耶”垫后的黄少天眼睛特别的尖。
“算了,后室的一般没什么价值。”
“你们等等,我去看看。”说完叶修便在所有人惊奇的目光下摩挲起坑坑洼洼的凿艺。“张…啊不黄少天,手机借我拍拍照。”

“你好歹是个现代人,买个手机能死么?”
“原先有一个,丢斗里了。”
一听就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黄少天住了嘴。
“不是,你啥时候有这兴趣?”带着京腔的张佳乐特别纳闷地问着。
叶修一直以来倒斗用的都是最土的办法,墓主生平之类的在他眼中也许就是一个游戏的背景资料吧。
“文州不是说没什么价值么,弄回去给我那老板打发时间,他特别爱钻牛角尖。”

“我操?!”
“你哪来的老板?!”

“古董铺啊,我就一看店的。”
“我就说…那老板是那个王萌萌?”

“吴邪。”
“天真小三爷?关他什么事”黄少天问
“你问的老板,就是他。”

“啥?!!!!”张佳乐和黄少天异口同声。
“叶神你何必投奔吴家?”喻文州说

“不然呢,我能去哪?”
喻文州不吱声了,想要脱口而出的蓝雨如鲠在喉。

留在杭州。

这是脑内突然闪现的,解释一切的原由。

“都别想了,都说了我就一看店的。还你。”划一个美丽的抛物线,留给灵敏接住手机的黄少天前进的背影。

队形依旧。只是墓道渐渐变得高档了。
“哎哎,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黄少天率先发话。
“前面的,那些碎了的罐子,好像是…”
“骷髅罐,小心。”叶修的提醒未完。墓道上的砖块里瞬间伸出了一只骨手,直逼黄少天面门。

骷髅勇士,原本都是死去的盗墓贼。借助骷髅罐的腐化产生了像粽子一样可活动的力量。

三段斩!!

冲到黄少天面前的骷髅勇士被神速出鞘的冰雨一刀两断。喻文州配合地对着骷髅头部加上一脚。战斗开始。

张佳乐拉开了风衣,一排又一排的子弹随着寻猎的扫射消逝,不时从腰间放一个小手雷炸得他们齐齐开花,缤纷绚烂。

叶修不知道怎么的,仇恨尤其严重。他把背上的武器撑开,真的成一个伞状顶住了一个骷髅。盲盾下冲过来的另一个勇士却不偏不倚地被伞尖放的炮打碎。
几乎同时,第三只从他的背后铺上来。正当张佳乐想去增援的时候,叶修从伞尾抽出一把短刀直刺第三只的要害。随着惯性向后退的瞬间把伞收起,变换成一柄战矛,蓄了力击穿第一只骷髅。它被挂在伞上狼狈不堪。

动作不换,也不知怎么回事地。伞从中部开始收缩,再伸展,成一个战镰。带着一只骷髅勇士的尸体一阵横扫,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一网打尽。

收拾完各自敌人的三个人看得都呆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自制武器?太开挂了吧!

骷髅勇士最大的好处就是打完不见血。叶修轻轻松松收拾了二十几只骷髅勇士,吹了声口哨“哥厉害吧?”

“你先交待清楚你手里那个是什么玩意。”
“千机伞。苏沐秋想出来的。”
说到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叶修的眼神瞬间黯淡了。

“这样啊,我看看。”看着气氛严肃,张佳乐仗着和叶修比较熟就上前抢走千机伞。
反应更快的叶修后退一步让他扑了个空。“走吧,去后室。”
张佳乐一个手雷过去,门就出来了。

“哟嗬,来了只大的。”四人刚刚踏入后室,在正中央笼子里关着的猫妖便被开锁的声音吵醒了。
“暗夜猫妖,战国常见的守墓兽。居然有那么大一只的。”喻文州说完上前半步把黄少天揽在身后,完全无意识地。

“怎么办?”咔嗒咔嗒玩着弹夹的张佳乐问了一句,各位都是爷,不至于被这玩意吓到。
“连击僵直,强杀。”谁都看到了猫妖头上的一把钥匙,不杀不行,要杀就用最快的方式。

“我去南边,四个神兽朱雀我最喜欢了。”
“那我西边。”
“我就东面好了^_^”
“各就各位,我把它引过来。”叶修一抖千机伞,枪模式一声打到了猫妖的肚子。

直奔叶修过来的猫妖被他一个落花掌拍到了喻文州的攻击范围。
喻文州用脚一踢把猫妖送到黄少天的剑光下。
黄少天幻影无形剑发动,连招过后仙人指路吹飞送走。
等待猫妖的是张佳乐早以铺好的定时炸弹和寻猎饥渴的枪口…

做个反派真的好难…暗夜猫妖欲哭无泪。

一圈一圈顺利地攻击着,无论是节奏还是力道都恰到好处。
因为不是第一次遇到猫妖,估计着可以打死了。最后一击在喻文州手上。
示意了一眼,其他三人散开让他好施展大招。

在一阵拳打脚踢之后,猫妖半跪在地上,流血不止,马上就要倒下来。
突然,它的眼睛爆红。通身血光绽放,叶修还没来得及敢小心,闪着寒光的爪子便朝着喻文州抓去。而对方,尚在收招。
身体反应不过来。这是喻文州的第一反应。即便意识里有要躲开的念头,他却终究做不到。他没有怪物一般的反射神经,这是一出生就决定好了的。
到此为止了…吗?利刃袭来,下一秒就是死亡。
而当叶修和张佳乐看见血肉炸开的时候,想起了道上盛传的那一句。

黄少天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守护在喻文州身前!!

“少天——!!”

喻文州抱着怀里的的人,咆哮铺天盖地。
赶回身边的叶修叫张佳乐从猫妖尸体上取下钥匙自己则帮黄少天处理伤口。
急救知识,大家都有,但却没有叶修那么专业。喻文州在担心之余不禁感叹叶修的全职业精通。
黄少天的伤不算重,在冲上来的时候他把冰雨抵在身前格档,降低了伤害。
唯一担心就是爪子上有毒,那就真的无解了。
索性,只是一般创伤。

“你有没有觉得,墓主的态度很奇怪。”喻文州一边高兴黄少天没事,另一边又开始思考“他的守卫很厉害,说明墓里面值钱的宝贝很多。而且猫妖的最后一击出其不意,大有鱼死网破的意思。”

“但他却没有上毒,留了一条生路。对吧?”叶修接话。
“嗯”喻文州答应一句,把黄少天搂得更紧了。
“可…可恶!这叫什么…什么事啊!”失血有些多的黄少天忍不住插嘴。

“大概…他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吧。”

“我们?”喻文州问。
“走吧,张佳乐去开门,小心点。”叶修没回答,把手上的纱布交给喻文州“你们俩走中间。”

“不行啊叶修…主墓的门开不了。”没走几步张佳乐的声音传了过来。
“坏了,我怎么让你去开锁了呢。”众人笑。

“年代久了钥匙难免生锈,能炸么?”喻文州问
“最好别,这里容易塌。”
“那只能从后边绕过去了。烦烦你来选。”
“谁是烦烦…咳咳。左吧”
张佳乐转头走了,不想看后面两个人搂搂抱抱,寸步不离。
叶修有些抱歉,有人受伤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大家都是朋友,手艺也信得过。但真的下了地,按规矩却是走不得的。
暗夜猫妖他一个人不是不能杀,只是会浪费时间。

他一刻都等不了了。

也许是之前一直太倒霉…这一路张佳乐居然神奇地只碰到了普通机关。暗驽或者流沙之类的,连黄少天看得都没兴趣研究了。

“看我运气多好!”
“对…路是人少天选的。运气真好。”
“叶修你能不能闭嘴…”
黄少天本来想插嘴,但喻文州让他好好养着,刚一开口,吻就上来了…

“唔…文州,他们看着…呢”
“那你不要说话,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知道…文州我最喜欢你了。”说完又把脸埋到喻文州颈窝处。

你们以前一定有过墓室play…张佳乐想。怎么可能没有呢,我和孙哲平都…呸呸呸谁要想他。

话说太满容易出事。在他门已经可以看见左耳室的时候,脚下的路变成了奇怪的格子。

“看来我们需要密码。”
“或者从洞顶爬过去。”后半句叶修加的,还看了眼黄少天。

没戏。伤口会裂开。

洞顶的动作需要轻且快速,喻文州大概是堪堪合格,带上黄少天还是算了吧

格子需要按一定的顺序踩,错一步洞顶一定会发射暗器,千刀万剐。

“谁之前说不会有杀招啊?!”张佳乐愤愤不平。
“如果知难而退,当然不会死在这。”喻文州说
张佳乐闭嘴了,那还有个屁意义。连环扣真他妈扯蛋。

“现在怎么办?换右边?”喻文州提了另一个方案。
“万一回去的路变了呢,盗墓忌后撤。”
“要不…我努力试试?”黄少天说
“不行!!”喻文州说的比张佳乐坚决得多。

“我来探路吧。”一直沉默的叶修,语出惊人。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踩上了第一个格子。嗯,说话也回不来了,祝他好运吧。

然后他就真的过去了。
然后他就真的过去了?
然后他就真的过去了!

“你是挂比么!”张佳乐怒了“知道密码不早说!!!”
“我也就是试试,之前那个壁画上出现过。”
黄少天本来想拿出手机回顾,被喻文州摇头制止了。
喻文州坚信壁画上不会写密码,他也没打算追问。
这是常年来的默契,也许叶修会瞒着他们很多事,但永远不会加害他们。就像吴邪和解家九爷,以及霍家秀秀一样。这样就够了,土夫子能有几个朋友?

如果最后他能全盘托出,当然是最好的。

欢欢喜喜的大家,自然不会知道叶修心里的五味杂陈。
他非常想知道,如果输入第二个密码,自己还会活着么?

—————————————
敢不敢猜猜密码?
写着写着小剧场出来了我也是醉了…


评论(4)
热度(24)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