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少生贺】 七年之不痒

我是在零点前写完的!!只是电脑太卡了嘤嘤嘤。。。

我的小天使黄少天生日快乐,么么哒~~~

渣文笔,描写废,大概会有虫。

微双花和伞修,tag不打了……



黄少天睁眼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直盯着他的喻文州温柔的眼睛。一般只要没有训练和任务,自家队长都会纵容地让自己睡到自然醒,同时先静静地望着黄少天十多分钟的睡颜之后才去准备早餐。

 

不要问为什么黄少天会知道的那么清楚,这是一个关于假寐和被揭穿之后惩罚得又睡过去的悲惨故事。

 

既然如此,那么现在一定还很早。喻文州虽然不像张新杰那么变态,早睡早起的习惯还是有点影子的。应该说四大战术师自身都是很有素质和修养的,等等你说拿个没节操的熬夜狂魔叶修?不不不他是个大心脏,另外那个当然说的是大眼爸爸。

 

队长,早啊。

少天今天起的也很早呢

唔...这个床我睡不惯,没有宿舍的软,也没有家里的那么大。

 

被称为家的地方,是每个周末和夏休都会躲进去的同居场所,租龄4年。

 

今晚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恩!所以现在我们是去找叶修那家伙pk么?我的剑已经饥渴难耐了。

太早了,先起来吃早饭吧。

 

喻文州转身去查看酒店指南,却没听到身后的人把被子掀起的声音。

 

少天?

队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再次转身,黄烦烦的呆毛就像积蓄的怒气一样微微翘起。想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怎么了?

你...过来。

 

从善如流地趋近床沿,看着黄少天犯困地揉揉眼,想伸手去帮他顺顺毛。

还没有动作,剑圣的脸瞬间在眼前放大,啾的一声,对上了黄少天小失落的眼神

 

早安吻啦,笨蛋队长,说好了起得早就有奖励的。

那我再给你一个补偿吧,少天。

 

不需用多大的力,在唇齿交缠的分神瞬间,刚刚支起半个身子的黄少天就被推回了床垫上,连温度都未曾消散完全,带着喻文州的味道。又是一个十多分钟。一直没有机会出声的黄少天直至喻文州去洗漱的时候才从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切。

 

队长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真是的。

拿起手机刷了下微博,满屏的祝福明晃晃的刺着眼,谁都知道今天是本少的生日好么好么好么!!!

 

黄少天今天有点烦,虽然他平时就一直挺烦的但他今天是真的烦。不是别人觉得他烦,是他觉得喻文州觉得他烦了。为什么呢,就因为他今天早上没有和我说生日快乐!!!!虽然我一个男人不需要那些小女生花里胡哨的鲜花蛋糕什么的,但队长每次你准备的别致又精美的礼物我都是最最最喜欢的!没有礼物有你一句苏苏的话也足够了!!

 

黄少天不敢问,他觉得这太矫情了,本剑圣是那种惦记自家男朋友会忘记自己生日还要撒小脾气的花痴么!今天还长着呢!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脑海中突然又闪现了一个词,七年之痒。苏妹子你没事给我推荐个文艺片是什么意思啊我们家队长才是我心中唯一的男神销魂妥妥的...

 

第四赛季,第五赛季……到现在,怎么那么恰好就是七年呢?不这一定是巧合!等下我就直接去问队长他一定是有惊喜准备给我没错我实在是太机智了!

 

队长...

嗯?

 

还在脑中模拟场景的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疑惑音打断了思考技能,迅速切换执行模式只来得及脸红心跳地看着喻文州以及他换到一半衣服还差两颗扣子而露出的胸膛。

 

今天也好帅啊哈哈哈...黄少天你的出息呢!

 

听到意想不到的回答的喻文州愣了一下,巡视着衣衫不整的自己,张开双臂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少天来帮我穿吧^_^

 

少女黄失血过多身亡【并没有。只是好不容易获得的清晨就在稀里糊涂的折腾中拖到了九点半。黄少天的疑惑,仍然没有被解开。

 

按照前几天的行程,现在是出门旅游的时间了。是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利用夏休来H市,是为了旅行。

 

提议人是喻文州,在距今七天前黄少天正在和张佳乐为了一个boss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

堪堪躲过角度刁钻的爆缩式手雷,但是霸气雄图还是压了蓝溪阁一头,抢回仇恨已无可能。放弃似的和对面的弹药专家见招拆招地悠哉起来,黄少天这才有空大声喊了一句,文州你刚刚说什么?今天的风太喧嚣我没听清,张佳乐在一旁吐槽说黄少你真逗。

 

我说,我们去旅行吧?

旅行?去哪啊这么热的天,到哪里都是人山人海尤其是你知道的现在小学生也是暑假的,爸爸妈妈都带着出来玩可闹腾了。

 

胡说,K市就不热,不信你过来试试。张佳乐在对面表示不服。

哟乐乐,你什么时候回K市了?说好的霸图人呢不会是你的幸运E终于被他们嫌弃了吧?

滚滚滚!我在这边可是有房子的,夏休了当然要回来。

原来前辈不和父母住一起啊。上线赶来的喻文州突然补了一个刀。表示内涵什么的我知道也不会点明的。

我天天玩游戏,多麻烦他们啊。说真的你们来不来?

你都诚心诚意地求本剑圣了就给你个面子吧,要好好接驾啊。

去你的,我只负责招待喻队长。

我去张佳乐你居然那么小气,你好歹也算联盟一代大神有点气度好不好,去了霸图怎么还那么不汉子你真的没被他们鄙视吗当年你和孙哲平可不是这样……

吵死人了,闭上你的嘴快点去订机票吧...被打断的张佳乐也不知道是嫌烦还是不想听他再说下去。

哈哈哈其实就算你只招待队长一个人也没事,咱们可以睡一张床吃一份饭嘛

 

刚刚过完烧烤节的张佳乐去找床头的打火机去了。

 

结果就是,他们真的开始了到处蹭吃蹭喝的说走就走的旅行。

第一站是K市,宜人的气候确实和张佳乐说的一样不算热。本地人当向导很是舒适,逛了一下景点然后被信誓旦旦的第一弹药左拐右拐到了一家口味正宗的小饭馆,点菜推荐什么都经车熟路只是被问到为什么会迷路的时候对方无奈地解释平时都是别人带路的。

 

哎文州,你觉不觉得这里好像咱们来过?离百花还挺近的是不是?

你一说好像还真的...

我想起来了,你还记不记得第五赛季那回啊,就是这绝对,装修变了也逃不过本剑圣的眼睛。

 

第五赛季后半段,蓝雨对阵百花的时候正值一个小长假,黄少天凑热闹地怂恿到了不知怎么建立起革命友谊的张佳乐出来混宵夜,反正他们的飞机是第二天中午。结果来酒店接他们的除了张副队还有孙大队长。

 

手伤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次的比赛,喻文州精心准备的对付繁花血景的办法未曾登场就已失效。孙哲平,又一次缺席了团队赛。

 

跟着大土豪一路乱窜,小饭馆的喧嚣显得这家的味道正宗得可以。还不错的气氛夹杂的一些压抑,张佳乐离孙哲平明显比黄少天近,两两之间界限分明。大家都是聪明人,连一向话多的黄少天都不太积极。外界的猜测,居然还真的有中了的。

 

比赛,你们打得挺好。打破平衡的狂剑士一向如此横冲直闯。

谢谢前辈,你的手,还好么?

你们都猜得到吧,打完这一季我就退了。

喂,孙……

乐乐,吃菜。直觉告诉黄少天,夹到张佳乐碗里的一定是他最喜欢吃的。

……

……

好长时间的沉默,刚刚入联盟,坎坷却步步坚实幸福守护的两个新秀,实在不懂得如何面对这伤感的话题。

 

所以说,只要不是真的废了,一切都还有希望啊。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只有这句话记忆特别犹新。回到酒店的黄少天突然像爆发似的喻文州发难。

文州文州你想好了,我一定会努力努力在努力的你看看前辈都说了咱们打得不错了只要训练下去我一定能成为第一剑客帮蓝雨拿冠军的。文州以后谁敢说你手残我就上去砍了他我们肯定能配合得比繁花血景更完美的!一定是这样的就是可惜了百花居然就差一点点能拿到冠军了。你说张佳乐现在会不会在哭鼻子我打个电话问问他。

 

被喻文州紧紧地抱在怀中的时候他又加了一句,文州我听到了,以后我会好好做手操的。

当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剑圣的手操一般都是有队长帮忙服务的,只是不论如何都不会被忘记这一点保留了下来。

 

思绪回转,桌上的菜都已经没多少了。

 

张佳乐你把最后那块肉给我留着!

呵呵

你笑什么啊你当你是叶修啊!你快看那是谁!!!左手飞快的向张佳乐背后指去。

我才不会上当你少拿这招骗我。说完把肉放进嘴里,鸡肉味嘎嘣脆~

 

想吃就再点一盘,我请了。

卧槽大孙你不是说明晚回来的么,怎么找过来的?

 

喻文州笑眯眯地举起手机,有劳前辈破费了^_^

队长干得漂亮!服务员,刚刚那菜加一盘,不两盘!

你吃得完么?!

又不是你付钱急什么,吃不完带回去给小卢呗

少天,张嘴

 

冷不丁的一句话,下意识反应过来已经被喂了一筷子青菜。

 

唔..队长你焚断!!

乖,这样行了吧?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凑到嘴边的喻文州舔去了残留的菜汁。

 

张佳乐吓得把杯子打翻了,又是一阵欢闹。老板娘看在市熟客的份上只是又帮他们加了三个菜,孙哲平表示无所谓。

 

喻文州,这可是在外面。

没事的,那两位一直牵着手呢。

 

本来以为会在K市多呆几天的黄少天,第二天被拉上了飞向Q市的飞机。

原来队长早就和张新杰联系过,难得能在第一牧师的日程表上留有计划,黄少天开始怀疑这到底是策划好的还是策划好的。

 

Q市远没有那么多悲伤的回忆。但作为游客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

第四赛季的总决赛,被提前淘汰的两个人专程前往体育馆观看了比赛,幸运地成为嘉世王朝陨落的亲眼见证者。

 

就算我没有冠军,你也不是最佳新人,可是我依然最爱你了。

 

双双被外界质疑的两个人看完比赛倒是没有向叶修投去嘲讽,手牵手从选手通道退场结果在隐约在后门出见到了两个人在接吻。

 

那是...老韩?!

嘘,非礼勿视。

 

快步逃窜中,黄少天掉了钱包,然后被牧师追打了一礼拜。

事后黄少天表示,张新杰你就是在嫉妒你和老韩没拍过情侣照!

 

第三天,飞去了烟雨。他们俩第七赛季就是在这被楚云秀坑害去情侣厅看了一场电影结果被八卦偷拍到从此关系进入迷蒙的半透明状态。

 

第四天,第五天,雷霆和虚空,数不清的小事情堆在一起将回忆衬得熠熠生辉。

 

第六天,B市。喻文州不说,黄少天都知道应该去哪里。

微草体育馆,他们最荣耀的地方。

 

文州文州,你感觉到了么,这里,还有那里,全都是我们的支持者啊。闭上眼睛,黄少天回想着那天的盛况。

恩,我记得。

那一天看台上好像就只有两个颜色一样,王杰希被击杀的瞬间,你有没有听到他们的尖叫都传到操纵室里面了。蓝雨!冠军!蓝雨!!冠军!!!

还有好多微草粉放声大哭呢。

哈哈谁叫他们不支持蓝雨,那时候队长你一个误导让王杰希判断错误本剑圣借机杀上去一波带走实在是太爽了我当时差点就要坚持不住了全队只剩我们两了啊微草还有一个方士谦呢虽然不在身边这个也是队长有意支开的呢,不过我相信你是最厉害的!结果我们真的做到了啊。

少天记得那么清楚啊。

那是,难道队长你不记得了吗?

我只记得这个。伸出手,掌心朝上,静静躺在一枚戒指。

 

队长队长?

恩?

等下我们把戒指换一下嘛

好。

 

意会喻文州说的是什么的黄少天脸突然变红了。

结果,尺寸根本不合适嘛。笑什么笑不要笑了我就是脑子短路了才会说出那么蠢的话

我觉得这样的少天很可爱啊。

喻文州你犯规!

哪有。

我说有就有!你快点给我站到正中间去我要给你惩罚。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催促下半推半就地照做了。

 

看到自家队长如此听话,黄少天没来得及陶醉,他拿出宅男少有的体力一口气跑上了看台的中部。当年蓝雨粉丝团最集中的地方。

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黄少天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话从肺腑里喊出来

 

“喻文州!我爱你!这辈子!最——喜欢你了!!!”

 

空荡荡的体育馆瞬间活了过来,回声荡漾在喻文州的耳边,他听见黄少天说了几百次的喜欢,包括心里面的,他全都知道。

 

“少天——我也是。”张开双臂,迎接着飞奔回来的黄少天。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一起,把心贴的紧紧的,不离不弃。

 

见证了冠军的地方,又一次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这一定是我告白最大声的一次

今晚,还可以再来

 

听得懂暗示的黄少天,装作什么都没听懂。

 

于是到了第七天,H市,黄少天实在想不到什么出彩的地方。在他的理解里面,微草明明应该是压轴猜对啊。而且在叶修的地盘,不被气死就不错了,哪里有浪漫。

 

果不其然,他们逛到兴欣网吧的时候,陈果告诉他们叶修还在睡觉。

 

然后黄少天去把他的被子给掀了。

 

黄少天你吵着哥了,梦里面都有五百只鸭子了。

你自己太懒快点起来pkpkpk

你大老远来就为被我虐?太虔诚了吧,暗恋哥直说。

这个可不一定。喻文州带着笑容地把炸毛的黄少天搂在一边。

别以为闪瞎我的眼就有用,多大仇啊。

前辈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吧?

得了得了你早多少天就和我知会过了我还能不知道?等哥睡醒了请你们吃顿好的,现在带着你家话唠赶紧走。还有那谁,别一副惊讶的样子,你男人帮你庆生准备快一个月了。

话那么多你还是叶不修么!还有你从哪里看到我惊讶的了,队长知道我什么时候生日不是当然的么你有本事找个一直记着你生日的男人啊!亲爹不算。

呵呵你别说,还真有。

我去不是吧叶修,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有个亲弟弟,哪天介绍你认识。哥的事,你知道的完?跪安吧

 

骚扰完叶修,得到了请吃饭的约定,喻文州觉得还是先不要浪费时间在垃圾话上,拉着黄少天逛景点去了。

 

文州你怎么选这里过生日啊,在G市都比这个好。

王队算给我的,说今天来有惊喜。

什么惊喜?还有王杰希居然会算命?你别说他还真合适。特意瞪大一只眼睛凑近喻文州,学着怪里怪气的腔调,这位先生,你的面相富贵,桃花一定很旺盛吧。

无所谓,我永远只爱一个人。轻轻用手刮了下黄少天的鼻子,阁下可知是谁?

那个人,一定是荣耀第一的剑客夜雨声烦大人。

 

不知不觉散步到了一座寺庙,香烟浓浓,呛得黄少天直打喷嚏。

 

原来今天还是鬼节啊。

切,怎么那么霉,算了本剑圣不在乎。

 

文州文州,你还没给我礼物呢。

现在就想要?

没,你准备了就好。无聊死了我现在回去找叶修pk吧他肯定起来了。

 

回去的路上,倒是与苏沐橙不期而遇。

 

我去不是吧苏妹子不回家?

你怎么不说叶修?

不是,难道你们两个住一起?真的么这可是荣耀第一大八卦你们终于要公开同居了?

什么跟什么。快管管。苏沐橙噗嗤地笑了,用手戳了下喻文州。

你买的,纸钱?喻文州没接话,倒是注意了她手里提的红袋子

对啊,今天过节嘛。

 

哟,回来了?不是说了叫我一起去的吗。楼上走下来的叶修连打了几个哈欠。

没事,没买多少。

 

明显不是什么好话题,喻文州试探的问一句,故人?

那是我的哥哥。

苏沐橙看了看叶修,轻摇了头,开始轻描淡写的讲述一个故事。

 

卧槽,你们这也太开挂了吧!听完后的黄少天表现得还算正常,只有喻文州知道他心里的震撼。就像多年前听到孙哲平要退役的消息一样。

 

行了行了,多少年的事了。烧完了赶紧吃饭去。叶修发了话,喻文州只好把疑惑留在肚子里。

虽然在叶修不一般的眼神中已经大概猜到了答案。

 

“庆祝黄烦烦生日,干杯!”

“干杯~”

“我去你那可是茶,骗谁呢!快文州帮他满上”

“职业选手不该喝酒。”

“大家都一样。”喻文州这时倒是步步紧逼,不依不饶。

“心够脏,我不就是刚刚多虐了他几把,至于么?”

“没,只是为了让少天开心而已。”

“行行行,怕了你。秀分快啊。”说罢,杯子里的酒被一饮而尽。

 

当然也不会喝太多酒,况且现在外面到处都有炮仗在放,连坐下多聊几句的心都没了。吃饱喝足继续玩荣耀的提议被一致通过。

 

直至夜深,两人才携手从兴欣网吧往酒店荡回去。

 

文州,你说苏沐秋……

我猜是的。

不是吧?!

谁知道呢,不说他们了,你不是想要礼物么。闭上眼睛。

啊,在这里给啊?万一别人看见怎么办。

没事,我不介意。

队长你不介意我也不介意!我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呢。

还是不要吧,经理会疯掉的。

还没好么,队长我能睁开了么?

行,3,2,1,。

 

结果只是一枚普通的戒指。

 

切。黄少天这次大声地说了出来。

少天,七年了,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的。不要担心。

 

喻文州所指的,黄少天清楚,原来不管自己说的是什么,每一句他都听得见,记在心里。

怎么那么俗啊。说归说,还是好好地收过了戒指。

 

黄妈妈的电话也如约而至。

 

“好的,妈,我知道了。我和文州在一起呢,不麻烦不麻烦。谢谢妈。”

“伯母,你好,我是喻文州。没事我会好好照顾少天的。”


收了线,黄少天觉得他好像知道真正的礼物是什么了。

 

“你妈说要见面谢谢我,明天一起回家吧,少天?”

 

好啊,去哪里都行,只要有你。



评论(7)
热度(37)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