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话外 (4) [完]

前篇(1)(2)(3)

有BG是不是应该先说一声?


#布置#

提到婚礼这事,韩文清的认知就只是去国外领个证。在征得父母同意后和张新杰在第十赛季的夏休去了一趟荷兰。然后刚下飞机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文清啊,把电话给小张吧。”

韩文清有些郁闷,都扯了证了现在这是几个意思?倒是张新杰好像看透了原委一样伸手接过了手机

“妈,是我。”

听见张新杰不由自主地改了称呼,韩文清愣了下神,一时间想了很多。林林总总的片段在眼前掠过,走马灯一样清晰。有严肃自律的面容,有认真备战的专注,有坚守身后的执着……这些人人都认识的张副,还有只有他一个人见过的时而带着不明朗笑意时而会送个体贴的礼物甚至情动时眼波都带着勾人热切的他的张新杰。他们俩的关系倒真应了霸图队训。忙忙碌碌奔波5年,永远一如既往从未回头。

想了那么一阵的韩文清错过了电话内容,张新杰已经收线。

“说了什么?”

“妈说8月3号日子很好,要不要把席办了。”理性的声线复述着刚才的对话,想了想大概还没征求韩文清的意思又添了一句:“你觉得呢?”

韩文清确实没反应过来。随口应了一句“随你。”看着张新杰已经开始查酒店信息才回神过来,原来这个婚还没结完啊。不过话已出口扭扭捏捏嫌麻烦实在不符合他男子汉的性格看张新杰一副热心的样子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他还很期待。韩文清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拒绝他。

后来他才知道他想多了,他根本不会有麻烦。

虽然不是张新杰一个人说了算,他在这件事上充分遵循着霸图决策的一般流程。准备好材料,列举了优劣,ABCD四个选项从酒店到礼服全部让韩文清拍定。表面看上去是有条有理,亲密合作但实际上这几天韩文清闲的要死。

“每桌只摆8套餐具就好成一个雪花型,尽量对齐我最后会去调整。人不会太多这样够坐了”

“礼服的样衣我收到了。麻烦将右边的排扣加上一枚和左边保持一致。胸花也挪高0.3cm”

“大厅要放的幻灯片全部换掉霸图队徽。与战队无关的个人私事不能代表霸图。”

“请柬的上边比下边窄了1毫米,请重新切正。另外有八张的金边印花了,五张的银粉需重上,还有三张宾客的名字写错了。”

“签字板的油性笔颜色太深了,换成同一个色系标号SPM21302的那种。”

连续几天,张新杰的电话基本没停过,有事不在打电话就是在看样板和检查。累得11点一到床上就睡着了,有两次晚安都没和韩文清说。

韩文清看张新杰那么辛苦提出过要不要交给婚庆公司打理,但他一说完看着张新杰一副“难道你怕我搞砸”的表情默默改口“总之不要太操劳,要帮忙告诉我。”

“嗯,好。”

嘴上答应了,韩文清却知道让张新杰主动开口是不现实的。虽然不顽固,他的倔强是出了名的。只好期待自己的婚礼快点到了,而越临近婚期张新杰又越忙。如此循环,当一切都准备妥当,日子已进入八月。

打完最后一个电话,8月2日晚22:57.连一向沉稳的张新杰也轻松地吁了一口气,迎接他的是韩文清坚实的拥抱“新杰,辛苦了。”

看看这几天张新杰做着他完全帮不上忙的事,韩文清的心情已经快从心疼上升到了嫉妒的地步。有的时候都觉得是不是隆重过头了,因为某个众所周知的原因来的只有直系长辈和电竞圈那帮大神。这些事情,也许张新杰知道,亦或是不知道,韩文清都不会说。一直以来他从来没有阻止过张新杰什么,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已经过他自己的判断,或长远或眼前,都是最佳的选择,韩文清只会一如既往地相信他,支持他,哪怕是受到众人非议。比如第四赛季决赛让大漠孤烟放弃直击一叶之秋的时候,而事实也告诉人们,他们是对的。

此时的张新杰反而有些受宠若惊,在他眼里,比起一生一次的婚礼这点操劳不算什么,不过被韩文清的气息包裹也不想去计较,放纵地沉沦了下去。凭张新杰的细致,怎么会观察不到韩文清这几天略有暴躁的情绪,“还好,没有太累。”双手向后环上韩文清的腰。

再横冲直撞的汉子也应该懂这明显的暗示了,稍一发力两人一同跌进柔软的大床。下午新晒的被子,带着阳光香焕发着新鲜味道催发人的情愫。这个早已属于我的人明天将和我一同接受美好的祝福。

摸上张新杰的尾骨,本想继续下一个动作,张新杰的气息突然变得均匀起来。韩文清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也许是大功告成的满足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也许是韩文清的拥抱让他找到了归宿的港湾,也许是温暖的被套让浑身都不由自主地归于宁静,张新杰闭着双眼,规矩地入眠了。

韩文清有点蛋疼,却自嘲的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几天张新杰有多累。他看着张新杰,像是在呵护最珍贵的宝物,像大漠孤烟的塞外磐石一样坚定地守护着。轻轻托起张新杰的身体放在枕头上,取下眼镜归于老地点,盖好被子再用手梳理好方才弄乱的前发。一丝一毫按照张新杰的习惯来,甚至比他还要耐心与认真。

恋人的睡姿印在瞳中,幸福得滋味无溢于言表。俯下头轻吻了一下薄唇,“晚安,我的副队。”

 

-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都是时辰的错。已经11点了。

 

 

 

 

#婚礼#  

“现在,让我们欢迎新人入场。”

在司仪的号令之后,大厅两边的大门被同时打开。肖时钦作为新郎器宇轩昂的前进,身后跟着特邀伴郎喻文州。另一边,一席纯白婚纱的戴妍琦在苏沐橙的陪伴下也在向台中靠近。

肖时钦看着一天未见的人换了模样,第一次觉得戴妍琦居然比苏沐橙还漂亮。当然隶属心脏教的他是不会把吐槽说出来的。一手牵起戴妍琦,用恰到好处的声音说了一句“你今天特别美。”

台下永远不知道下限为何物的老心脏不嫌嘲讽的加了一句“啧,这小戴,现在的化妆品还真,那啥哈。”叶神我们知道你不爽人不要您当伴郎省布料份子钱但你好歹吃着人家的东西就收敛点吧。

戴妍琦也没因为这赞美昏了头,职业女选手心理素质可不是盖的,而且她还天生的活泼开朗,换一个词也差不多叫神经大条。“恩,队长你今天也特别帅!”笑容的灿烂即使打了几层粉底也掩盖不了。连一旁的苏沐橙都不禁笑起来,看肖时钦被这一炮回击轰出的僵直。喻文州的眼睛早已转向了坐在叶修身边喧闹的黄少天。

司仪张新杰发话了“咳,请各位保持安静,由我为大家主持今天肖时钦先生和戴妍琦小姐的婚礼……”

张新杰在郑重地念着冗长的前辞,台下选手纷纷开始打岔。唯有韩文清一脸黑的认真在听并在脸越来越黑之后把人们吓得噤若寒蝉,正襟危坐。肖时钦对此深感欣慰,感谢我进入了心脏教,在帮我制住了黄少天的同时又压下了那帮想砸场子的喽啰。

虽然大Boss叶修仍在满血满蓝逍遥自在…不过看在他没有像上次韩队结婚一样弄得“鸡飞狗跳”也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近几年的选手喜事他总爱添点乱,满场的刷着存在感想灌醉他都不行。也不知道最后是谁神通广大能让每次宴会结束叶修都被苏沐橙架着离开。

婚礼挺简陋的,双方父母吱了一声你们随便玩我们一把老骨头不凑年轻人热闹就不来了。剩下的婚礼在那群饿狠狠的狼眼里只有一个字,吃。反正老家那边已经按习俗来过一次了但小戴因为作为新时代女性无论如何也想穿一次婚纱才有了如此全明星的联谊。好在酒店老板不玩荣耀不然会被吓坏的。

“肖时钦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戴妍琦小姐为妻,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戴妍琦小姐,你是否愿意嫁肖时钦先生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下面请新人交换戒指。”

安静的氛围,此时的庄重和圣洁连叶修都不忍打断。肖时钦拿出戒指推上戴妍琦职业级干净纤长的手指,微微红了脸。当戴妍琦做完相同相同动作之后红得更彻底了。

苏沐橙只能默默无奈,那么受,肯定妻管严。又赌输了看来ALL肖同人本还得还回去。

“两位现在有什么想说的么?”

“呃,小戴,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那是当然,我们还要一起训练,一起比赛。让冠军属于雷——”

“蓝雨!!”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怎么会放过如此谐音的好时机

“霸图!!!”张佳乐听到敏感词汇也不服输地喊道。

“微草!”“轮回。”“呵呵…”

“——霆...”后面的那个音已经微不可闻,肖时钦听到了来自心累教本部的召唤。

职业圈今天也是一样的活跃呢。

黄少天趁人不注意拉了喻文州坐在自己另一边,留着他喜欢的菜。

韩文清黑了脸收走了之前笑的最大声的李轩的钱包,结果只看见一张吴羽策的照片。

张佳乐和孙翔猜拳众人不可思议地看着二翔居然最后喝高了对着孙哲平喊了一声“爷爷”

方锐蹦跶到王杰希面前求着神棍给他算算什么时候林大大才能不耍流氓而后者表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叶修躲过了万人夹击看着肖时钦和戴妍琦喝下了交杯酒,把烟按灭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对苏沐橙扬了扬脖子“瞧,这又成了一对呢。”

一切都没有逃过戴妍琦的火眼金睛。

 

-呀,又发现了好多可以写的梗了呢~

-这才是你非要婚礼的目的吧?

 

 

 

 

#相伴#

伴着锅中油滋滋的声响,方锐蹑手蹑脚地挪进了厨房。对于曾经玩过四年鬼疑神迷的他来说盗贼的每一个动作都能被套用的活灵活现。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适合偷袭的站位而面前的人全然不知地在专注烹饪。方锐一个箭步冲上去踮起脚尖蹭上林敬言的背然后搂住了他的脖子,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吧唧”一口留下响亮的声音:“林大大,我回来了~”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堪比神经,水渍挂在林敬言颈间有点挠人痒。

林敬言习惯性地笑笑,方锐的小九九怎么可能斗得过他,早在方锐近身之前林敬言就从略微反光的灶台玻璃中洞悉了一切。回头回吻了一下方锐以示安慰:还需努力啊方锐大大。

撅了撅嘴,方锐不服地看着林敬言熏了油的脸,林大大真讨厌。

拍了拍方锐的大腿示意人下来,带着半投食的语气“去拿盘子,你爱吃的豆瓣荷花鱼。”

回答是一句嘹亮的告白“老林我爱你!!!”

乐呵呵地望着面前的鱼等着林敬言起最后的番茄蛋花汤,方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一边催着“老林老林快点不然我先吃了”一边死死望着盘子绝不动筷。

“行了,开饭吧。”脱下围裙的林敬言顺手扒下鱼肚和鱼眼夹到方锐碗里。

“我来尝尝林大大的手艺退步没有……唔唔唔好烫!”捂着嘴还没来得及出声,一杯凉水已经递到手中“慢点啊,多少年习惯还没改,没人和你抢。”接着自己又用筷子挑了一块嫩肉吹了几口送到方锐嘴边“张嘴。”

“啊……嗯!林大大你做菜越来越棒了!!”方锐心满意足的扒着饭还打趣着“说不定可以去当厨师赚钱呢。”

“呵,我做饭给别人吃你乐意?”“不乐意。”“真的?”“真的,看我真诚的眼睛O_O”

“没看见啊”坐在方锐对面的林敬言耍起了流氓“哟,我这老眼花的,凑近了才看得到。”起身逼近方锐,双眼在顷刻放大,唇齿的触感混着浓浓的鱼腥味。

“林大大又耍流氓。”

“正义的气功师要怎么惩罚我呢?”

“我可是猥琐流!”

“哦?”

“所以只能同流合污了”没分开多久的双唇又交缠在一起,方锐主动把舌头探进林敬言口中,在缠绵中碰翻了水杯。

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二人世界,林敬言坏笑一下“方锐大大,今天轮到你洗碗了哟”

“哼!我今天训练太累了,明天再说。”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

“那是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没有关系~”

“那如果今天的方锐大大累瘫了明天的方锐大大也不会有影响了哦?”带着笑意的发问,双手禁锢了想要逃开的方锐——刚刚快了一步。

“林大大,冷静…我去洗碗行了吧。”方锐不是害怕,只是不好意思这个礼拜再请一天假——叶修肯定又会疯一般地加练

结果林敬言真的放行了,看着他走去开电脑的背影方锐怎么会不知道他几个意思。

来。日。方。长。

画外音什么的弱爆了。

 


 

End?想吃糖的小天使们一定要止步!

 

 

 

 


献给大心脏(第四声)的大心脏(第一声)部分

 

#相守#

南山公墓,退役20年的叶修慢慢走到了熟悉的碑前

黑白的照片再也不会褪色,少年的猖狂于谁都黯然远离。上次涂得红字淡了,摸上去石刻的棱角硌得手有些刺,饶是职业选手的手,也经不起时光的摧残开皱干枯。

摆好了花,点两支红烛,叶修席地而坐。

火光跳跃,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根烟。

叼在嘴里凑到蜡烛边手围着停了一会,烟香袅袅。

借个火,沐秋。

“他们一个一个在我面前秀恩爱,嘲笑我脸T没人爱。”

“……”

“沐橙和莫凡挺好的,知道你最惦记这个妹妹,放心现在没人再欺负她了。”

“……”

“沐秋,再等几年,哥就下去陪你了。”

语毕,剩着的半根燃烟留在了墓前。缕缕气雾缭绕,聊表哀思。

叶修起身离去,肩膀有点抖。夕阳的光洒在背上,是苏沐秋最喜欢的颜色。

日暮的橙与秋叶的红。

 

 

—叶修,别哭了。

 

 

TRUE END.


伞修部分其实是看了 @番号零零肆柒 太太的文想到哒不要找我谈人生~

顺便让我给太太表个白呗~太太我宣你好久了呢...


自己写的第一篇全职同人文,十分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8)
热度(70)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