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话外 (3)

前篇请走(1) (2),阅读提示同。


其实私设还是很多的,真心不会写于远就不打tag了。双花是真真真真爱!!

还一发完结,猜猜还有哪些呗~


#同居# 

于锋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辗转来到百花俱乐部的前台。

不比刚刚建队的时候的小平房,百花早已换了新的写字楼,连前台小妹都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人一来还没打招呼就先迎了上去。

“于队好。我来带您参观俱乐部。”大概是一个百花的粉丝,于锋看到小妹眼睛中绽出的光芒,那是一种看见了希望,看见了未来的欣喜若狂。

是了,我现在是百花的队长了。不再是蓝雨那个陪在两个大神旁边贡献力量的三把手。于锋也不是没有怀念过过去,但每一次回忆的期间都会被另一抹横空出世的闪光凛冽了存在感。就像一块衬布稳扎稳打却是为了给他人留下最绚烂的一笔。

于锋再也不想这样,想开创的是自己的时代。那个提到百花,自然而然就会想到于锋的时代。

当然,其实于锋一开始没想当队长的,初来乍到虽说百花的人他也不是不认识,但作为对手和作为队友的了解是完全不用的。但当于锋带着慧剑锋芒投奔百花时对方二话不说一定要把队长职位交给他。用的理由甚至是张佳乐有些偏执的一句话“核心狂剑士永远是百花的队长。”虽然还未能理解,但总有一天会找到真谛的吧。那可是能创造出繁花血景的,百花的前辈的谆谆告诫。

“食堂在二楼,训练室,会议室还有技术部在三楼。四楼是选手宿舍。”

“五楼基本都是经理和其他职员的宿舍。”

从最上层的经理办公室出来,一路经过各队员的宿舍,单人单间,条件相当不错

难道是因为蓝雨都是拼房才招不到女生么?

“行了,大体我都了解了。我的住处是哪一间?”

“哦,这边。”前台小妹转手指向了本层角落最大的一间房。顺着长廊往前走,于锋饶有兴趣地看起了挂在墙上的照片。

边框五颜六色,撩人眼球。凭着直觉认为这创意出自百花前前任队长。

满满一道墙,像墓室里的壁画一样,记述着百花的历史。

有第二赛季破旧俱乐部出征前的集合,张佳乐翘着小辫子嘻嘻哈哈孙哲平普通的看着镜头拳头握着紧紧的。

有一起捧回的第一座奖杯,银白的全身耀着几个煽情队员的眼

有繁花血景大放异彩百花常规赛第一全体队员自豪的站在积分版前面蓄势待发,孙哲平站在张佳乐背后,靠的特别特别近,似笑非笑。

有张佳乐披着大一号的队服捧着另一座冠军奖杯,扯出一个苦笑。

有唐昊第一次溜出俱乐部被发现了之后对着队规面壁15分钟

有邹远被张佳乐打了指导赛感动得要哭出来的开心。

然后,就是房门口。始终没看见有人捧着百花的第三次亚军的留影。

并没有沉浸在对往昔的追忆中。曾是蓝雨人心怀第六赛季荣耀的他无论如何对着这悲痛的历史也只能报以淡淡惋惜。既然已经决定要站在这里,就要为百花挥别过去。

 

真不愧是队长待遇,于锋腹诽。走近了才发现这屋子大的出奇,又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劲。

按理说现在8月,屋子早该积灰。但这门前,干净,整洁,带着生气,简直像——已经有人在里面住了很久了。

尤其当在看见国道上晾的那双熟悉的鞋子时,于锋心中咯噔了一下。

“邹副队,你在么?”小妹轻叩门,唤出一个称谓

门打开,邹远一身简单的居家服,手拿着抹布对于锋愣了一下“你…怎么来的那么早。”

“夏休呆在家里也是闲着..不对,等等!这是我的房间?!”转头盯着小妹

“对啊,怎么?”回答的那是一个理所当然。

“其他人不都是单人单间么?”

“哦,这事啊。张队以前说的,正副队长要住一块,培养默契。”

默契个屁!这样养着只能养出一群基佬..已经还俗的于锋脑内补出的是某次去队长房间撞见黄少天在帮喻文州擦脚的情景。

“繁花血景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呢”邹远狡黠地眨着眼睛“小陈你下去把于队的行李叫人送上来。至于队长,过来帮个忙呗?”随即一把拉过于锋往门里带。

攻防互转,重新启动的于锋终于接受了事实,一个血气召唤把邹远压在门背后交换了一个绵长又细密的吻。

“早知道了干嘛不告诉我?”

“想看下被吓到的表情嘛。”

“准备好接受惩罚了么副队?”

“唔——”

即使明白张佳乐定那么多有的没的的东西是为了满足私欲。但下次遇上了还是好好道个谢吧。

我以后也要成为这么受人惦记的队长啊,于锋想。

 

-直接同居会不会太快了?

-怎么,你不愿意么队长?

 

 

 

 

#求婚#  

“乐乐,嫁给我。”孙哲平手捧花束牵着他的手,背后摆着一个冠军奖杯。

然后张佳乐就醒了。

身旁的狂剑士睡的正酣。一手搂着张佳乐的腰,缠着绷带的另一只被护在胸前,温厚的呼吸起伏地盆栽张佳乐的后颈上,有点痒,有点暖,比冬日晒过的被窝还惬意。

张佳乐轻轻翻了个身,生怕惊醒了孙哲平。

手从空调被里面抽出来,抚上对方的脸廓。面对这面,即使不开灯,也知道自己的男人有多迷人。

张佳乐不是什么娇羞的小姑娘,但他所有出糗的样子好像却被孙哲平撞见完了。尤其是第九赛季,在大家的安慰下本来没事的他还是趁着人潮的散去混进了一家酒吧,点了杯橙汁。

颓唐的气场在女主唱嘶哑的叫喊中升华,虽然说了还可以坚持,但是啊连老林都退了,老将还有几个在挣扎呢?

孙哲平的面孔就突然浮现在眼前,定睛一看原来真人也在。

明明没喝酒,却被气氛迷醉了。

张佳乐心中默默嘟起了嘴,怎么那么多年了还那么帅。

 

指尖划过下巴,张佳乐还沉浸在那绚烂如自己的技能一般的美好中。

孙狂剑皮相真的挺好,鼻挺眼利唇薄。却又因个人威慑力吓得没人敢多看他正脸,只有唯一纯良无畏的张佳乐“不幸”一眼误终生。

嘿,自己运气多好,拣着个高富帅,下次谁说我幸运E我跟他急。

尤其是叶修,见一次打一次,打死了算我的。

叶修才是幸运E,看看现在有谁要他呀真是。

被自己突然的想法逗乐了的张佳乐很想去亲孙哲平一口——他也这么做了,啄了一口脸然后伸长脖子凑到孙哲平耳朵边。

“好,嫁给你。”

 

一只大手拍了过来按着他的头压进被子里“睡觉,明天再说”被闹醒了的孙哲平又夹紧了手臂搂着张佳乐贴近了胸膛。鼾声又起,混在空气中随着沉稳的心跳传进张佳乐脑海中,催着安眠。

听着每次都用来应付自己的客套话,乐乐一脸无奈地沉入梦乡。

又不是不知道孙哲平的为人,毫无节奏感的狂剑士在恋爱上从来就没有小心思。喜欢就说出来,住在一起,用力抱着,一同迎接每一个朝阳夕月。也许同居在他心中就是已经默认为结婚,形式上的东西本来他们都不太在乎。两个大男人的,何必那么麻烦。

领略了大起大落的刺激,现在只想与你一同看细水长流,暮暮与朝朝。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冠军是要的,生活也不能没有你。

至少要打到打不动为止,再和你一起退役。

这是那天夜晚心中最终的回答。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孙哲平这次却把张佳乐说的当真了,不带半点虚。

“乐乐,起床去买戒指。”拍着睡糊了的脸。张佳乐满眼惺忪地开机启动。

哦,孙哲平,叫我起床,去买戒指…诶?!!

“戒戒戒戒指?!”

“不是你说要结婚的么”孙哲平漫不经心地回答。起身换下了衣服,姣好的背肌暴露在空气里成一场视觉盛宴

张佳乐咽了下口水,“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孙哲平用一种‘你是白痴么’的眼神望着张佳乐。

“我去!那这不就变成我求婚了么?我不去。”

“……啧,不去算了,等着。”说完孙哲平没等到张佳乐的回答就扬长而去,留下一个本没睡醒现在又更加不是所措的乐乐。

大约在洗漱完毕吃完早餐看着墙上的钟离孙哲平出门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张佳乐才反应过来“我刚刚,好像拒绝了孙哲平的求婚?”

“什——么——!!”从房间里传出一声长啸,张佳乐捶胸顿足地一边转着圈一边念叨着

“大孙不会生气了吧?”

“怎么办他还回不回来啊喂!”

“叫我等是几个意思”

“我他妈就是个傻逼…”

垂头丧气就蹲坐在原地的张佳乐因为失望不停地在变小,缩成一团。

孙哲平打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黄少天附体的乐乐。

“诶?你怎么回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全然不知道张佳乐脑补内容的孙哲平再一次用‘没救了’的眼神看着张佳乐,同时扔给他一个盒子“给你。”

“以后你就是老子的人了。”

“张佳乐,嫁给我。”

和梦里一样,用的是不容拒绝的陈述句,顺理成章,霸气威武!

“还是那么疯。”嘴上如此说,还是打开盒子向孙哲平伸出左手“再陪你一次好了”

牵过手,将戒指缓缓向前推送,孙哲平吻了吻手背,像是进行某种虔诚的仪式,特别真诚。

风卷残云,天旋地转。张佳乐的视野已经天翻地覆,被横抱起来的他望进了孙哲平深深地眼底。

还是一如既往地帅啊。脸逐步放大的时候,张佳乐幸福地嘚瑟着。

 

-我还想要收到一百种花呢

-成,都听你的。

 

 

 

 

#见家长#  (方家人移民设定。)

异国的酒店里,凌乱的床单显然曾上演过一张激战。

天已亮,光线被厚重的窗帘所遮掩。昏昏暗暗的房间里似乎还残留着昨夜的情欲味道,恹恹地催人发困。

方士谦懒懒的睡着,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

自第七赛季退役以来,方神在战队里挂了个顾问的名,每天忙得却都是管理层面的事,和一般队员的辛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王杰希知道,他之所以那么累,是扛了太多琐碎的该队长干的活。

住在一栋楼里,但谁也没提出要住一间房。双方都不想对方看见自己天天熬夜到凌晨,虽然只是心照不宣。

队里的人大多是知道他两关系的,更因此,在平时他们两接触的就尽量少了。

二十几的宅男,天天看着一对现充秀恩爱,还是自己尊敬的队长和前辈,实在有些怄火。王队长如此考量。

当然他永远不会知道他呵护的的小天使们得知“自家单亲爸爸终于给他们找了一个后爸”之后的欣慰神情和卢瀚文小朋友听到微草队长舍己为人的行径后对他肃然起敬的崇拜。

小别前辈不用配墨镜真是太好了…

 

二人此次不远万里来英国的原因只有一个——见见移民人士方士谦的父母。

论年龄,方士谦比活跃联盟数十载的妖精叶不羞还要大,王杰希是有想过抽空去国外登个记什么的,但方神却一点也不急地说退役了再去也不迟,争取多拿一个冠军。

嘛,形式上的东西这年头没几个人真在乎。

但是,联盟里有一个人却正是因为对形式上的花哨太执着,而打出了自己的风格。

得知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婚讯是在一次普通的群聊中。两个人一起窝在王杰希房里开着Q忙着活。

明明一开始只是黄少天缠着喊叶修pk对刷垃圾话的正常模式,突然孙哲平扔了一句话群里瞬间炸开了锅

 

【再睡一夏】:我和乐乐要结婚了。

 

孙大大你是换职业了么,这手雷丢的真是到位,一时间无数挺尸的死宅都出来了。第一个人居然是林敬言。

 

【冷暗雷】:那真是恭喜了。

【百花缭乱】:老林你果然是个好人!

【海无量】:恭喜恭喜了,不要给林大大发卡!!

【夜雨声烦】:哈哈哈张佳乐你这么逗还有人要你啊恭喜….

【索克萨尔】:前辈恭喜^_^

【君莫笑】:哟,这是准备退役回家么,赶紧的好走不送~

 

在众人爆发手速的祝福里,叶修的一句嘲讽显得格外醒目。不知道怎么的,无论是谁联盟里秀恩爱的到了叶修这永远狗嘴里吐不出什么,全是酸的。

 

【百花缭乱】:叶修你去死,我还可以再玩十年!

 

叶修没回话,张佳乐也不好往下接。千里之外的他站在窗前静静地吸了一口烟,刚回去就看见之前挂着离开状态的张新杰也冒了泡。

 

【石不转】:恭喜两位前辈。

【再睡一夏】:哈,总算是逮到了。老韩,人借我问点事。

【大漠孤烟】:恩,恭喜

 

韩文清和张新杰一直同时上线,人尽皆知。

 

【防风】:恭喜,你们动作真快。

 

看见熟悉的名片出现,王杰希偏过头用他的大小眼回扫了床上躺着的人,“什么意思?”

“下个月陪我回趟英国吧。”就这么一句,意思明了,王杰希在震惊了一秒之后“嗯”了一声

 

又一次梦到看那天的情景,突然的光亮把方士谦从沉眠中拉了出来。

“杰希,早。”方士谦为难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个不一样的王杰希

换下了平时的队服,简约的衬衫外加一件低调的风衣,说不上有多帅气但好歹掩饰了一点常年不出门的宅男气息。这种应付媒体节目访谈的私服每位选手都有几套,专门带了出来足以显示出王杰希的重视以及...

“咳,杰希你不用那么正式的真的。”扫了一眼有模有样的小队长,方士谦内心有感动但此时只随口调侃一句来缓解王杰希的紧张。

没错,王杰希很紧张。被称为魔术师,从第三赛季起征战联盟数载见过无数惊心动魄的场面,在新秀墙前不畏惧在总决赛时冷静沉着一人扛着微草两度奔向冠军的完美队长,此刻却有些不知所措。

事实上他们所熟悉的只是荣耀世界的一切,他们在里面呼风唤雨所向披靡,也掩盖不了他们的圈子和社会脱节的问题。本质上的他们,也许连谈恋爱都是第一遭,何谈见家长?荣耀里可没这个任务攻略更是无从谈起,更何况,两位boss还不能砍……

“嗯”不知所云地应了一声,王杰希从箱子里拿了一套方士谦的衣服丢给他“别迟到了”

其实只是见个面而已有没约定时间哪来的迟到,大概是还在纠结着随口将现在当成日常准备去训练的日子吧。看着自家队长难得紧张成这个样子,方士谦心里只能笑笑,这样的杰希真的很可爱啊。结果他看着手上的衣服哭笑不得:那是和王杰希身上那件一起去买的,可以称得上是情侣装的同款异色衬衫。这恩爱秀得,连方士谦都有些压力山大。他知道,王杰希不是故意的;恰恰相反,这是脑子短路的表现。

洗漱完毕,从浴室里走出来,方士谦感到自己踏上了新大陆。王杰希一人坐在书桌前,对着镜子,手上摆弄着一副眼镜。听见门开的声音,立刻回头询问了一句“怎么样?”

指的当然是他的大小眼,王杰希有点担心过度。方士谦伸手摘下眼镜直直注视着王杰希,四目相对将不安尽收眼底“不用这样。”

“可是…”

“你出场的每一次发布会,参加的每一次访谈,录过的每一次节目,爸妈都看过了。”方士谦按着王杰希的肩用力往床上一推,在唇舌相碰前又加了一句“他们很喜欢你,不用担心。”

缠绵辗转,一室旖旎。

 

-故意的?

-嗯,难得一见嘛。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0)
热度(69)
© 斯雨琦|Powered by LOFTER